《魔法雜貨店:潘妲霏公主》風聆◎著/蚩尤◎繪

第一站‧花豹和衣索比亞人 

「妳是公主嗎?」 

一道稚嫩的聲音從左側響起,我轉過頭,那是一位年紀大約五、六歲的小女孩,綁著雙馬尾,穿著粉紅色上衣與格子裙,樣子十分可愛。

左右環顧,公車上沒幾位乘客,也看不出誰是小女孩的父母。 

「妳的王冠呢?為什麼沒有戴王冠呢?」小女孩閃了閃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歪著頭,沒等我回應便又提出另一個奇怪的問題。 

王冠?公主?什麼跟什麼啊?

我向來不太擅長跟年紀太小的孩子相處,尤其對他們那些天馬行空的問題感到毫無招架之力。但或許因為我天生長得就一副「好心大姊姊」的樣子吧!親朋好友的小孩總是會自動黏上我;只是很遺憾,要我陪小孩玩一陣子是還可以,但要我跟他們對話,那根本就是不同星球間語言翻譯的問題了。 

「為什麼灰姑娘一定要十二點回家啊?」上禮拜有位鄰居的四歲小孩問了我這個問題。

「咳,首先,灰姑娘是一個在世界各地流傳的『類型故事』,最早文字記錄是在唐代《酉陽雜俎》的〈葉限〉,故事裡……」當時正巧看了Discovery頻道相關介紹的我像連珠炮似地講了一大串,最後竟把那位小朋友弄到當場站著睡著了。 

還有一次是陪媽媽去喝喜酒時,幾個親戚的小孩圍過來要我說故事。 

「姊姊,妳可不可以講這本《月亮好吃嗎》的故事給我們聽?」

「好,一群動物很好奇,牠們想知道月亮好吃嗎,於是大象便站在烏龜身上……等等,這樣烏龜會爆掉吧?咦?為什麼獅子也爬上去了?與其吃月亮,牠應該會先吃其他動物吧?什麼?月亮居然還真的被吃了一口?咦?這什麼跟什麼?」

「姊姊……妳可以認真唸故事嗎?」

很顯然地,周遭的小朋友完全無法理解我唸的故事,就如同我無法了解為什麼繪本故事裡的月亮會真的被吃掉一樣。

類似的情況實在太多了,幾乎每個小孩一問我問題,我就會很認真地從現實角度去回答,最後把他們搞到敗興而歸。但說也奇怪,這些小孩還是「前仆後繼」地不斷找我聊天、玩遊戲或問問題。 

「妳知道大象的鼻子為什麼會那麼長嗎?」這是上個月那位在公園遇到的小男孩問的問題,當時的他抱著一本繪本,一副想考我的表情。

「這就要從達爾文的演化論開始說,從前……」

「啊哪個……我好像聽到我爸媽在叫我耶?」

「……」

在我開始對他闡述演化論前,這位具備「偵測危險能力」的小鬼就抱著書逃走了。半小時後他爸媽帶他經過我所坐著的地方時,他還一臉驚恐,深怕被我吃掉似的。 

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 

「妳知道月亮上為什麼會有兔子嗎?」

「嗯,月球是地球的衛星,上面並沒有兔子,而是……」 

「妳知道為什麼蝴蝶仙子要去尋找神祕國的寶藏嗎?」

「……我怎麼知道她為什麼不趕快用有限的生命去交配、產卵,偏要去找寶藏?」 

「妳知道卡拉邦邦先生為什麼要帶著兔子去噗噗嗎?」

「……這是哪位啊?」 

在這一連串(聽眾的)悲慘經驗之後,我現在一看到有小孩靠近,就會不由得緊張起來,深怕自己是不是又會無意間在某個人的童年留下難以抹滅的傷痛。

是的,此時的我正面臨一場大危機,因為我完全無法理解眼前這位小女孩的問題。

「為什麼妳沒有王冠?」小女孩皺著眉看著我,一臉失望。

「什……什麼王冠?」

「公主的王冠啊!難道妳不是公主嗎?」小女孩更失望了。

「不是。」我搖搖頭,努力壓抑自己想解釋有關「公主之於各國政治國家體制」的欲望。

「唉。」小女孩竟就這樣蹲了下來,一臉難過地說:「我以為妳會變成公主的。」

「為……為什麼妳會覺得我是公主?」我還是完全摸不著頭緒,一般的小女生確實常會有一些關於「公主」的想像,不過那種想像多半會放在自己身上,很少有隨便找個路人就說她是公主的。再說,我現在身上穿的衣服也沒有任何可以讓人聯想到「公主」的地方。

「是爸爸說的,他說他也覺得我長大後會變成公主。」小女孩抬起頭望向我,語氣裡滿是氣憤。

「爸爸?長大後?」我又伸長了脖子左右張望,還是找不到車廂裡有誰可能是這個小女孩的爸爸。

「哼!」小女孩雙手抱胸,看起來很不高興。

「為什麼妳不是公主?」

關我屁事啊!──雖然很想這麼說,但眼前畢竟只是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我說話的口氣還是客氣一點好。

「我真的不是公主。還有,想變公主的應該是妳自己吧!為什麼問我?」

「因為,妳就是長大的我啊!」

小女孩嘟著嘴,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公主、王冠、長大的我?這是哪招?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拜託哪個人來翻譯一下好嗎?


相關文章

書簡介 試閱(一) 試閱(二) 試閱(三)

[廣告] 酉妖怪&魔法雜貨店(by風聆)

美到叫人噘過去美型書(封面內幕報報 by行銷P)

看印小記錄(by台北J編)

創作者介紹

未來書城的部落格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