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翻了翻黃曆,挑了個宜動土安葬的好日子,向江辰表白了。

恍惚的睡眠很可怕,大腦急速地運轉著,前塵往事鉅細靡遺,分不清是在做夢還是在回憶往事。很多人說往事不堪回首,我的往事挺堪的,是一部積極向上活潑開朗鼓舞人心的倒追史,可以叫《明朗少女求愛記》。

我那時看上江辰,深思熟慮了一個星期,結合小說、漫畫、電視劇,我整出了三個計畫:情書、傳話、當面表白。又用了一個星期對這三個計畫進行了全面分析。情書的弊端:一是我字醜,二是江辰常收情書卻不常看;而傳話的弊端:一是容易傳錯,二是眾多愛情陰謀論的小說和電視劇集告訴我,傳話的那個最終都會和主角修成正果;所以到頭來我只剩當面表白這條路。

我們總以為人生有無數可能,怕這個,怕那個,到最後也就剩下一個可能而已。

我翻了翻黃曆,挑了個宜動土安葬的好日子,向江辰表白了。當時他正在做值日,我跟在他身後叫了聲江辰,他轉身,手上的掃帚也跟著轉了一圈,揚了我一嘴的灰。

我說:「江辰我喜歡你,呸呸呸。」

他先是一愣,然後皺起眉道:「呸什麼?」

我很懊惱,忙解釋:「我不是呸你,我剛剛吃了一嘴灰,我說我喜歡你。」

他持續著皺眉的動作,眉間被他擰出「川」字,像刀疤,真好看。

他說:「我不喜歡妳。」

那是個全民愛搞曖昧的時代,當時並沒有一首歌說曖昧讓人受盡委屈,所以大部分人即使不喜歡也要說「我不適合你,你值得更好的,我們年紀還太小,我們應該好好讀書考上好大學」之類的廢話,所以江辰斬釘截鐵的拒絕讓我覺得他的冷酷無情是多麼與眾不同,於是更堅定了我要喜歡他的決心。

江辰就這麼被我死纏爛打上了,我每天一大早等在我們家中間的那條巷子口,江辰一來我就擠出春光燦爛的笑容說,這麼巧,我也上學。下課鈴還沒響我就把書包收好,鈴一響我就衝到樓梯口,等江辰走過我就說,這麼巧,我也放學。

 

迷糊中我被自己的口水嗆了下,醒過來眨眨眼,看著天花板又開始恍惚起來。我才看到我在樓梯口對著江辰笑呢,一轉眼我又在樓梯口拽著江辰的書包帶哀求:「你等我十分鐘好不好?我把作業交給英語老師。」

他扯回書包帶:「妳剛剛上課幹什麼去了?李薇在樓下等我。」頓了一頓他又說:「我們要去買班會的東西。」

也許是扮賢良恭順久了心裡有點反彈,也許是怒火攻心,總之我瞄準了他的小腿骨踹了一腳:「去找你的李薇吧。」

他大概沒料到,單腳跳了幾步,吼道:「陳小希妳這個瘋子!」

之後我趴在欄杆上,看著江辰和李薇往校門走去,日近黃昏,天地間一片橙黃,像是有誰慌亂打翻了一瓶香吉士,給世界染了一身橙。

那時我十六歲,人生第一次感到悲涼。

創作者介紹

未來書城的部落格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