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資女孩元氣日記—《食》
陳小姐剛才吃了不少東西,想必是對美食很有研究,不要藏私嘛……

    洗完手出來,我遠遠看到江辰跟張書記在一群人中說著什麼。我猶豫了一下,覺得還是待在長條餐桌旁吃東西比較有趣,反正我來擋書記孫女的  功能已經發揮了,現在可以發揮胃的功能了。
    我在餐桌旁觀察了片刻,發現這些食物對他們來說形同擺設,來來往往幾乎沒人在桌前停留超過十秒,於是我放心地拿了個大盤子,準備從桌子頭吃到桌子尾,以滿足我剝削統治階級的欲望。
    只是我才吃了四道菜,就遇到了障礙,當然不是我飽了,我對我的胃信心十足;而是面前多了一群女人,她們站在桌旁聊天,穿得自然都是很宴  會,且全都是我買不起的牌子。長相美不美不好說,鬼斧神工的化妝技術下,人類早就沒了本來面目。
    由於桌子是靠著牆擺的,她們這麼一站,一副要聊到天荒地老的樣子,也就意味著我有可能在宴會結束前無法把每一樣食物都嘗遍,我一想到這,就恨不得放火燒眼前這群女人。
    於是我默默地繞過她們,準備先去把桌尾的菜吃了。走過她們身邊時卻被一個女人叫住了,她說:「妳好,江醫生的女朋友。」
    我轉身抬頭,說話的女孩長得漂亮,雖然一樣也是濃妝豔抹,但勝在豔而不俗,挺有幾分世界史課本上埃及豔后的味道,長得老高,腳上還蹬一  雙目測超過十公分的高跟鞋,一副不把宴會大廳的屋頂捅破就不甘心的模樣。
    我對她笑:「妳好。」
    她過來拉起我的手:「我爺爺這次可真是多虧了江醫生。他老人家生病時我在醫院照顧,江醫生對病人實在是盡心盡力,那半個月裡,我幾乎都 沒見他離開過醫院,真是幸虧有妳這樣明白事理的女朋友。」
    我承認我很明白事理,但這事還真跟我無關……
    我一手還拿著大盤子,另一手被她拉著,無奈之下只好盯著她拉著我的手,軟若無骨,十指纖纖如玉蔥,指甲上塗了一層淡粉色,再淋上一層滷  汁就是上好的港式鳳爪。
    她大概也發現我的尷尬,鬆了我的手道:「我看江醫生還被我爺爺拖著,妳一個人也無聊,和我們一起聊聊天吧。」
    我只好把盤子放下,裝出興致勃勃的樣子聽她們聊天。她們的話題我剛剛就聽到一點了,國外常春藤名校,渡假聖地,名牌……我聽不大懂,所  以也就沒什麼興趣。
    這會兒她們從誰家千金養了名字很長的名犬,誰家千金養了一匹馬駒之類的動物話題轉換到食物話題。
    一個塗了血盆大口的女人說:「XX餐廳空運了一些法國松露來,我昨天才去吃過,很不錯。」
    「真的嗎?那我明天就讓我男朋友帶我去吃。」
    「我聽說YY餐廳的黑鮪魚也不錯。」
    「真的嗎?改天我們一起去吃。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吃神戶牛肉。」
    … …
    「我想吃松露會飛法國或義大利,法國的黑松露不錯,義大利的白松露也還可以。黑鮪魚我不吃的,神戶牛肉也只有去日本時會勉為其難吃一  下。不過我倒是挺喜歡吃魚子醬的,要最新鮮的魚子醬,並且要是粒粒飽滿無損的,然後不加任何調味料或其他食物,用冰鎮過的玻璃碗盛著,然  後用象牙勺子一勺一勺地吃。」一個柔媚的聲音讓這群千金小姐們奇蹟般地安靜下來。
    我看向說話的女人,她懶懶地倚著桌子,似笑非笑,很美。她的美不是那種天仙下凡不食人間煙火的美,她的美具有侵略性,是那種男人見了忍  不住想入非非,女人見了恨不得潑硫酸的美。
    她穿著紅花青底的改良式旗袍,旗袍並沒有開誇張的高衩或者低胸,但卻跟長在她身上似的緊緊貼著她凹凸有致的曲線,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有人 能穿著衣服卻表達出沒穿的誘惑。
    而且我發現她一說話,周圍的女人紛紛露出不屑的神情,甚至有人還低聲說了句「狐狸精」。
    我一聽那句狐狸精心裡就徹底釋然了,這才對嘛,長成這樣不當狐狸精也太浪費人才了。
    也許是場面冷得太僵了,身為主人的張小姐突然轉向我,笑著問:「陳小姐平時喜歡吃什麼呢?」
    我被她問得一愣,不知道她是在救場呢,還是想讓我難堪,於是就搪塞道:「我沒有特別喜歡吃的,平時就隨便吃。」
    「我看陳小姐剛才吃了不少東西,想必是對美食很有研究,不要藏私嘛。」
    「這樣啊。」我摸了摸脖子,有點苦惱,「我覺得『出前一丁』的雞蛋泡麵挺好吃的,『康師傅』的也還行。而且我覺得泡麵煮的比泡的好吃,   煮的時候下個雞蛋,最好是兩個,一個弄碎了溶在麵湯裡,一個臥成荷包蛋,快起鍋時才加調味料,也別加多,一點點提味就好,加點鹽巴加點醬  油,特別好吃。」
    ……
    死神來了一般的肅靜。
    妳看,非得讓我分享經驗吧,我都說不要了 。

創作者介紹

未來書城的部落格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