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資女孩元氣日記—《行》
江辰的車是醬油車


    吃完飯,莊冬娜以女主人的身分大方而客套地提出讓江辰送我們回家。考慮了一下地點、時間以及打車的費用,我和蘇銳大方而無恥地接受了這個恩惠。
    我以為莊冬娜會全程陪送我們,但沒想到身為醫生的江辰以其醫生實事求是的辦事效率,根據我們仨住址的地理位置規劃了一條最省事的路線。於是在蘇銳下車十分鐘之後,莊冬娜也到家了,她下車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我把她這一眼臆想為:妳離老娘男朋友遠點,以及都是妳這死電燈泡,害老娘不能跟男友吻別!
    當車裡只剩我和江辰時,為了避免晚餐時的劍拔弩張,我只好閉上眼睛裝睡。但不知道為何,車停在路邊遲遲不開,讓我裝睡裝得很不安穩。
就在我掙扎著究竟是要死裝到底還是醒來問清楚情況時,江辰的聲音突然傳入我耳朵,他說:「陳小希妳少給我裝死,車熄火了,下去推一下。」
由於我篤定我這輩子買不起一個輪胎,所以我對車的品牌和構造只存在最淺薄最字面的瞭解。比如說,BMW寶馬是所有車裡最貴的,因為它名字裡有個寶字;大眾汽車是最平民化的汽車,因為它的名字很親切;而其他品牌的車子都是出來打醬油的。
江辰的車子,是醬油車。
    電視裡也常演車子熄火,所以我坦然地接受了江辰的醬油車熄火了這一事實,邊下車邊小聲嘟囔著破車破車,熄火熄火。
    只是不知道是我力大無窮還是醬油車熄火也熄得醬油,總之我隨便一推,它就「騰騰騰」地往前進了,搞得我連成就感都不好意思有。
    我小跑上去要拉開車門,卻發現江辰把車門鎖了,我瞬間火大,用小人之心猜想著江辰肯定是故意騙我下車耍我玩兒來著,於是我掉頭就走,走得異常緩慢,走只是為了走個氣勢走個自尊,不能真走,實在是這地方真不好叫車。
    幸好江辰倒著車跟上來了,我琢磨著他現在不是我男朋友,難得他還願意給我台階下,有台堪下直須下,莫待無台空跳腳。於是我趕緊去開車門,門還是鎖著的……
    我忍不住破口大罵:「江辰,不帶你這麼糟蹋人的,你要不想送我回家你就直說,你不開車門是什麼意思!」
    前門的車窗緩緩降下來,江辰的頭從裡面探出來:「陳小希,妳他媽有病啊,坐前座來!」
    ……
    我摸一摸耳朵,訕訕地開了前車門,坐進去繫好安全帶後很語重心長地對江辰說:「我剛剛那是跟你開玩笑的,但你罵人就不對了。」
    江辰不理我,一腳把油門踩到了底,我摸著安全帶一陣慶幸,幸好這安全帶繫得快,不然我早就從擋風玻璃飛射出去,十分鐘後員警叔叔就該帶   著粉筆來畫我的屍體輪廓了。
    江辰呼嘯了一段路,大概想起生命誠可貴了,速度慢慢緩了下來。我這才舒了口氣,收起貪生怕死的嘴臉,換上一副老娘見慣大風大浪的淡然面 孔。


創作者介紹

未來書城的部落格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