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而復始》

趙乾乾@著  潘心屏@繪 | 出版日期:2012年7月12日

是從來沒有得到過痛苦,還是得到了又失去痛苦。

總歸還是失而復得比較幸 

 舟而復始-書封

 創力系列  售價:280ISBN978-986-7584-85-4

 

簡介 

 On And On

 趙泛舟突然靠近她,緊緊地抱了她一下,

 很用力,那種要把她揉進身體裡的用力,說:「對不起,我走了。」

她沒反應,像個破碎的布娃娃,任他收緊手臂。

他鬆開她,轉身要走。

周筱突然反應過來,迅速地從背後抱住他,「不要走。」

他嘆了一口氣,掰開她的手,沒有回頭:「乖,懂事點,我得走了。」

趙泛舟很快速地離開,沒有停頓,沒有回頭。  

周筱在他轉身走的時候也跟著迅速轉身,往機場外走,

她不要再看到他離開的背影,不要!

 

他離開她兩次。

第一次,    她抱著他說,你一定很難過吧。

第二次,    她笑著搖頭說,我這張舊船票,早就不想重登你那破船。

趙泛舟聽著她的腳步聲愈來愈遠,遠到好像要遠遠離開他的生命, 

他們之間的距離,早就不只一個太平洋。

我們的幸福就是,你的手心疊著我的手心,永遠不分離!


作者簡介 

作者/趙乾乾

趙是我爹以及祖宗十八代的姓,是個好姓!

乾乾取自《易經》乾卦:「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想知道釋義的,請自己去百度。以上卦象釋義基本上和我的人生觀沒關係,晚上我不會警惕,只會睡大覺。取這個名字是因為文學課上打了瞌睡,突然驚醒時教授大人正在講這卦,順手抄了這兩個字,以示緣分。

相信緣分相信愛情,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以及食物。

 

繪者/ Hsinping Pan(潘心屏)

畢業於南加大動畫所,喜歡色彩明亮的事物,喜歡製作讓人看了有溫暖開心感覺的作品,動畫短片《藍雨》和《小小的深深的愛的故事》曾參加許多國際影展。《小小的深深的愛的故事》曾獲台灣國際動畫影展首獎及台北電影節評審團特別獎。

 

作者序

我想作為一名作者,最痛苦的事,就是回過頭去看曾經寫過的東西,尤其是在幾年之後再回過頭去看。《舟而復始》這本書寫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掰指一算,喲,快四年了……這位作者的算數非常不好,三以上的數字都要掰著手指算。如果你回過頭去看你四年前寫的東西,即使是給隔壁男生的一張小紙條,都會有想要掐死自己的衝動,何況是,我這麼洋洋灑灑的二十來萬字的小說……所以校稿期間,我就處於不停地掐死自己,又救活自己的狀態了,如果仔細看,我的脖子還有淡淡的淤痕。(不要胡說八道啊這位作者……)

但其實也有美好的一面,就是,四年前你所想到的事情,寫文時的思路,大部分又重新回憶了一遍。那個時候怎麼會這麼想呢?想這個的時候我在做什麼呢?應該不是在蹲廁所吧?(真的是,求你了啊這位作者……)

嚴肅認真一點吧,這是我的第一部小說,我不想對當中的情節或者文筆有太多虛榮不誠實的誇耀,我只能說它很青澀可愛。我更願意談的是,它開啟了一個夢想。還記得那時我趕著要去考一個試,匆匆忙忙寫了幾句話幾百個字隨手發在網上,沒想到這就是夢開始的模樣,我沒想到我會繼續往下寫,我也沒想到我會一直寫到今天。也許夢想最初的模樣,都是一時的不經意吧,你走進吉他社團,你不會想到你將來就真的成了樂隊吉他手;你上課偷畫坐在前排那個女孩子,你不會想到你將來就成了漫畫家;你坐在電視前哈哈大笑,你不會想到有一天你也會在上面表演……如果非要認真地對讀者們說一些感性的話,我希望你們,不經意地去做很多的夢想,有一天,有一個,它就實現了呢。

 

                                                       趙乾乾

 

                                                  

首批限量預購贈品

趙乾乾系列典藏明信片組(四款一組,10.6X14.9cm,進口美術紙,隨書附贈) 

趙乾乾系列典藏明信片組  


各大網書熱烈販售中

博客來購買連結

金石堂購買連結

 

試閱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重逢?

  對於和趙泛舟重逢這件事,周筱早設想過十幾二十種情景:

  (一)在燈光美、氣氛佳的餐廳裡,她挽著一個帥哥,他牽著一個美女,雙方皮笑肉不笑地寒暄。

  (二)在某條繁華的大街上,兩人擦肩而過,彼此都沒有認出對方。

  (三)在某棵樹下,兩人四目相對,淚眼婆娑,樹葉如雨落下。

  (四)在燈紅酒綠的城市裡,一方先認出對方的背影,於是呼喚出那個心心念念的名字。然後另一方暮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五)在相親宴上,驚奇地發現對方,感嘆一下年華似水流,然後舊情復燃。

  (六)她的婚禮,他突然出現大叫我不同意你們結婚,她笑盈盈地回他說:「你是誰?好像有點眼熟。」

  (七)養老院裡,在各自孫兒的攙扶下,兩人顫抖的雙手握到一起,輕道一聲好久不見,來一段黃昏戀。

  (八)她某天去上班,突然發現他成了她的上司或者公司的大客戶,於是愛恨情仇再次糾結。

  (九)她從某樓梯上跑下來,跑得太急,摔倒在地,他突然奇蹟般地出現,扶起她,她摔過頭了失去記憶,他趁虛而入。

  (十)晦氣一點的就是,他們其中一方得了什麼怪病,在彌留之際另一方趕到,於是死神面前,啥都不重要。

  (十一)好啦,即使最沒創意的設想都是他在機場給她打電話,她去接他。或者是他回來後兩人約出來吃飯之類的。

  以上哪個她都能接受啊,為什麼要是這個?為什麼要挑她那麼狼狽的樣子。為了寫那個軍訓鬼心得,她戴著黑框眼鏡,頭髮用鯊魚夾隨便夾在腦後,腳下套一雙大一碼的夾腳拖鞋,旁邊是一袋一袋的垃圾,而且之前也不知道雷鳴般的肚子叫有沒有被他聽到。這些都算了,牙一咬她也就忍過去了。但是————重點是:她穿著前男友送的外套遇到前男友!

  周筱想把自己裝進垃圾袋裡丟掉,反正她現在的形象很適合在垃圾堆裡生存。

  「呵呵,好久不見。」周筱小朋友天馬行空了好一會兒之後才想起要回他的話,而他一直安靜地在一旁站著,默默地打量著她,她成熟了,黑了,但性格似乎沒變多少,還是常常會出神。

  「妳在幹嘛?」他試圖要讓兩人對話輕鬆自然,隨口冒了這麼一句話之後才覺得自己是白癡,誰會看不出她在丟垃圾?

  「舉手之勞做環保,不要讓嫦娥覺得我們髒。」她一定是瘋了!,原來人的驚嚇到一定程度之後會條件反射地亂說話,臺灣綜藝節目看太多就是會說一些怪怪的話。

  「啊?」他呆在國外太久聽不懂中文了嗎?

  「呵呵,沒有,你不要理我,我胡言亂語。」她乾笑兩聲。

  趙泛舟賠笑兩聲,好懷念她的胡言亂語。他以為她還沒回來,只是想看看她住的地方,走一走她每天走的路,看她每天看的風景。沒想到突然發現她的身影,心一下子就緊了起來。而現在,本來提著的那顆心反而因為她的胡言亂語而放下了,還好,還好緊張的不只是他一個人。

  「吃飯了沒?」他剛剛似乎聽到類似肚子叫之類的聲音。

  「啊,沒。要不要請客?」她那個順得不能再順的嘴又開始闖禍了。

  「我剛回來,不是應該妳幫我接風洗塵?」他笑著說。

  還接風洗塵呢,不是已經是「海龜」了嗎?一天到晚在水裡度過,還有什麼好洗的?

  「可以啊,但是我……」她看看自己身上的打扮,捏捏口袋裡的錢,「呵呵,我只有零錢。」

  「那我們去買菜煮來吃,我很久沒吃家常菜了。」趙泛舟拍拍口袋,「我也只有一點點錢。」

  「啊?我這樣不好走遠吧?」她扯扯身上的衣服,指一指腳下的拖鞋,他的視線在外套上停留了兩三秒,嘴角忍不住上揚:「那我去買,妳在家裡等我。妳家在幾樓?」

  「四樓。」她條件反射地回答。他點點頭,說:「我很快回來,妳在家裡等我。」然後他向超市的方向走去。周筱還在呆滯的狀態,他什麼時候回來的?他怎麼知道超市在那邊?他……好像……比印象中的還要帥?

  腦子生繡的周筱還沒意識到,某人不費吹灰之力就要登堂入室了。

 

  周筱行屍走肉般地在房子裡蕩來蕩去,擦一下這裡,擦一下那裡。最後無所事事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呆,腦子好像一鍋剛出爐的米糊,熱騰騰,黏糊糊。

  門鈴叮咚叮咚地響,她緩慢地挪去開門,趙泛舟提著菜站在門口,她堵在門口愣愣地看著他。他笑著晃動手裡的菜說:「有點重。」周筱緩慢地側過身,他就自顧自地走了進來。

  「廚房在哪?」他問。

  周筱指了個方向,他提著東西向廚房走去。

  「周筱。」趙泛舟在廚房叫她。她還在門口發呆,她「誒」的應了一聲把門關上,走去廚房。

  趙泛舟把食材丟在流理臺上,攤開兩手無奈地看著她:「我不會做菜。」

  已經進入提前進入老年癡呆一個小時零五分的周筱突然醒悟過來,這人會不會太不要臉了一點?不會做菜還說要煮菜吃?那如果她也不會做的話怎麼辦?可惜的是,她好死不死就會做菜……

  她把他用力推開,而且盡量往放刀的方向推。唉,力氣太小,沒能讓他撞在刀口上。

  他笑著地退了幾步,說:「我可以幫忙做什麼?」

  「洗菜。」她惡狠狠地說。

  「好。」他笑瞇瞇地說,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

 

  周筱沉默著在一旁切肉,有點後悔讓他幫忙了,先不說他洗菜跟搓衣服似的,他的存在感太強了,小小的廚房裡讓他一站,好像連個轉身的地方都沒有了。

  趙泛舟提心吊膽地看著她手裡動得慢悠悠的刀,她再心不在焉下去他們的晚餐就要加菜了。

  「我發給妳的郵件和資訊都收到了嗎?」趙泛舟覺得不管她的腦袋瓜子裡在想什麼,都得把她拉回現實,他不想吃手指大餐。

  「啊?沒有,公司送我們去培訓了,那裡沒信號,我還沒check我郵箱。」她的刀舉在半空中,猶豫了一下問:「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會回來多久?」據她所知,他現在在國外好像有生意。

  「昨天才回來的,不走了,報效祖國。」

  「哦。」

  「我為了怕嚇到妳,還特地先發了郵件給妳。」

  「你有什麼好嚇到我的?」

  「太帥了也會嚇到人的。」他笑著說。

  「外國水土把你的臉皮養厚了。」她自己都沒發現,她繃緊的身子慢慢地鬆懈了下來,講話也輕鬆了很多。

  趙泛舟發現她開始迅速地飛舞手裡的刀,也鬆了口氣。

 

  在兩人像老朋友似的(事實上也是老朋友,只是比較特殊的老朋友)說說笑笑把飯菜端上桌的時候,周筱的手機在房間裡響了,她衝進去接手機,手機螢幕上閃爍著「蔡洋鬼子」,是蔡亞斯,為什麼她有點不敢接?為什麼她有點心虛?

  「怎麼了,快接電話,飯菜要涼了。」趙泛舟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她顫悠悠的手按下接聽鍵:「喂?」

  「吃了沒?」蔡亞斯的聲音從另一端傳來。

  「嗯,還沒。」她的聲音幾乎都有點抖。

  「那等下我來接你,我們一起去吃飯?」

  「我已經把飯菜煮好了。」

  「那我過去你那邊吃?」他考慮了一會兒說。

  「呃……趙泛舟回來了,在我家。」周筱猶豫了一會兒決定要坦白,反正君子坦蕩蕩,跟趙泛舟的這段感情教會她,隱瞞絕對是白癡的做法,她不能向蔡亞斯隱瞞她和白癡吃飯的事。「你過來一起吃吧,我們等你。」講完鬆口氣的感覺真好。

  「不了,那你們吃吧,我和同事去吃,你們那麼久沒見了應該有很多話要說,我在挺尷尬的。」他倒是很平靜地說。

  「嗯,那好吧,那……你不要喝太多酒。」

  「嗯。拜拜。」

  「拜拜。」掛上電話,她由衷地感歎,蔡亞斯,沒有人能夠如此大方地對待女友的前男友,宰相肚裡能撐船,你肚子根本就能開飛機。

 

  周筱走出房門,趙泛舟已經坐好在飯桌旁等著開飯,她拉開椅子坐下,笑笑說:「吃飯吧。」

  「菜好像買多了點,我們倆可能吃不完。」趙泛舟指指桌上的菜,接著說:「剛剛是我認識的朋友嗎?是的話就叫過來一起吃啊。」

  試探她?周筱有點不樂意了,趙泛舟小朋友,你的手段會不會太不高明了一點?

  「你認識的啊,就蔡亞斯嘛,他說他要和同事去吃飯,就不過來了。」她淡淡地說。

  趙泛舟不動聲色,但眼神鬆懈了下來。

  「哦,對了,忘了跟你說,我和他在一起了。」周筱笑著補上一句。微笑著看他被雷劈到的樣子,感覺真不錯,別怪她壞心眼兒,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他的筷子在嘴邊停了三秒才放下,「那……」

  「怎麼?不祝我幸福啊?」周筱一臉調皮,心裡爽翻了。

  他收起多餘的表情,微笑地看著她,看了好久好久,看到她都起雞皮疙瘩了,才說:「祝妳幸福。」

  「謝謝。」她低下頭去吃飯,原來聽到這句話沒她想像中開心。

  「妳還沒結婚,我還有機會對吧?」他突然又冒出一句話。

  她猛地抬起頭看他,差點把腦袋扭了,他的標準表情又出現了,看不出是說真的還是開玩笑。

  「呵呵,你剛剛不是才祝我幸福的嗎?」她打著哈哈。

  「那是兩回事,妳的幸福也可以由我來給。」他很認真地說。

  「我這張舊船票,早就不想重登你那破船。」她搖頭笑著說。以他的聰明,點到為止就好。

 

**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倒楣鬼,老是不停地撞在槍口上,趙泛舟就充當了這麼一回倒楣鬼。他昨晚通宵加班,早上想回家洗個澡換件衣服,開車路過大學的學校時剛好看到以前周筱最愛吃的那家餃子店大媽推出一輛車子,上面放滿一籠籠冒著熱煙的餃子。他還記得上次周筱看到餃子打翻在地那惋惜的表情,她就是喜歡死鴨子嘴硬,真可愛。有好幾天沒跟她碰面了,一是因為忙,二是因為她和蔡亞斯分手了,想給她一點自己的空間,她現在最不想看到的人除了蔡亞斯應該就是他吧。不過幾天不見面還真是想得慌,只要一想到他和她就隔了兩條街,他走十分鐘就可以看到她房間的燈光,他心裡就像海綿泡了水,軟軟的,脹脹滿滿的。

  他看了一下時間,挺早的,她應該還沒去上班,於是熄了火下去買了兩份餃子,然後把車開到她樓下,坐在車裡等她出門。

 

  他等著等著有點睏,忍不住瞇了一下眼,再睜開眼睛就看到周筱對著垃圾桶不知道在嘟喃著什麼。他按了一下喇叭,她沒反應,他按下車窗把頭伸出窗外,「周筱。」

  周筱抬起頭,趙泛舟在一輛白色的車裡向她招手。又不是白馬王子,學人家開什麼白車。(她完全忘了車是她挑的這件事)

  她慢吞吞地踱近車旁,「你怎麼來了?」

  「吃早餐了沒?」趙泛舟笑著問。

  「沒。」她隨口應他,不想跟他多牽扯。

  「妳想吃什麼早餐?」他問。

  「不想吃,沒胃口。」她冷淡地說。

  「早餐不可以不吃的,妳說妳想吃什麼,我去幫妳買。」他說。

  「學校門口的餃子。」她突然壞心地想,學校離這裡開車少說要二十分鐘,等他買到她都已經在公司上班了。

  「妳之前不是說不喜歡吃?」

  「現在突然想吃,你要就快點去給我買,不然我要去上班了。」

  「妳先上車。」

  「我不要跟你一起去買。」

  「為什麼?」

  「不為什麼。」她任性地說,以前怎麼沒人告訴過她,任性是這麼讓人身心愉快的一件事?

  「好吧,反正我已經買好了。」趙泛舟突然變出兩袋餃子,討好地看著她。

  周筱的臉沉了下來,剛剛的快樂一掃而光。她一把奪過袋子,很沒誠意地說了句謝謝再見,然後她就快步走開。

  趙泛舟打開車門跳下來,快步跟在她身後。她聽到他跟上來,就更加快腳步。於是在某個冬天的早晨,晨起運動的爺爺奶奶們就看到一男一女在大馬路上競走,分別手裡還提著一袋餃子,隨著他們擺動的手一甩一甩的,是不是參加競走就有餃子領啊?

  「怎麼了?」長腳怪趙泛舟用不了多久就追上小短腿周筱。

  「沒有,我趕著上班。」周筱還很快地往前走,壓根沒停下來跟他哈拉的意思。

  「我送妳。」

  「不用了。」她還是拚命往前衝,甚至都有點呼吸不順了。

  「沒關係的,我順路。」由於腳長,趙泛舟倒是跟得挺輕鬆的。

  「說了不用。」周筱停下腳步,有點氣惱地看著他。

  「妳在生我的氣嗎?為什麼?」他也跟著停下腳步,低下頭看她。

  「我們家樓梯的燈是不是你換的?」她突然問。

  「呃,是。」趙泛舟解釋道,「我上次看樓梯很黑,出入應該很不方便,就換了。」

  「我有叫你換嗎?」周筱的眼睛冒火,恨不得把他燒出兩個洞來。

  「怎麼了?」換個燈泡也惹到她了?

  「不怎麼了,我討厭你介入我的生活,我就喜歡走暗暗的樓梯,我就喜歡早上不吃早餐,你憑什麼管我?你有沒有想過,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對我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困擾?你不在的三年我好好地過著,你沒事跑出來瞎攪和什麼?你要走你就永遠走啊,回來做什麼?好了,我現在男朋友也跑了,都是你害的。」她知道她在無理取鬧,但是心裡有股怨氣沒地方發啊。

  「還有呢?」他平靜地看著她,「我還有什麼地方是妳討厭的?」

  「討厭你的糾纏不清,討厭你的溫柔體貼,討厭你的逆來順受,討厭你老是讓我難受。」她頓了一下,語氣冷靜了下來之後才幽幽補上最後一句,「討厭我自己還是要喜歡你。」

  趙泛舟靠近她想要抱她,她後退一步:「我喜歡你,但我不要跟你在一起。我過不了心裡那道坎兒,我一看到你就想到當年你在機場趕我走的樣子,我就恨不得把你扒皮活埋了。」

  「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他往前跨一大步抱住了她,把下巴抵在她的頭頂上,「不管妳是要扒皮還是活埋,我都可以,只要再給我一次機會。」

  她沒有掙扎,只是安靜地讓他抱著,就算她貪圖那點久違的溫暖好了。

  「我不要跟你在一起,絕對不要,我會遇到更好的人,他會疼我愛我,永遠不離開我。」她的臉被壓在他的胸膛裡,聲音都是悶悶的。

  「我也會疼妳愛妳,永遠不離開妳。」

  「我不相信你。」

  「沒關係,我等妳相信。」

  「我永遠不會相信你。」

  「沒關係,我永遠等妳。」

  「你等不到我的,我會找別人的。」

  「沒關係,我不會找別人。」

  「我討厭你。」

  「我喜歡妳。」

  「我要遲到了。」周筱發現已經有人開始在看他們了。

  趙泛舟鬆開她,「我送妳去上班。」他牽著她的手,往車子走去。她出奇地配合,反而讓他心裡沒底兒。

  周筱下了車,俯下身子跟趙泛舟說:「你看起來很累,回去睡個覺吧。」

  「好,下班我來接妳?」趙泛舟很高興她終於主動關心他了。

  「好。拜拜。」周筱上了樓。

  「拜拜。」他看著她的背影若有所思,這麼溫順?總覺得有鬼。

 

**

周筱中午吃飯的時候在公司食堂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媽媽從她一畢業就開始逼著她找男朋友,而且媽媽還一改她之前的貪色本質,一再強調找男朋友要找忠厚老實的,大有帥哥一律拖出去槍斃的氣勢。周筱在爸爸的掩護之下逃脫了不少次媽媽安排的相親,氣得媽媽差點跟爸爸離婚。

  「媽。」

  「幹嘛?」自從她沒配合媽媽的相親計畫後,媽媽對她一直都冷冷淡淡的,恨不得登報跟她脫離母女關係。

  「妳上次叫我去見的那個人現在還可以見嗎?」

  「可以可以。」媽媽的聲音馬上熱絡了起來,真現實。

  「那你安排一下吧。」她有氣無力地說,「我只有週末和晚上有空。」

  「好啊,沒問題,我跟妳說,李阿姨那孩子可出息了,他在一家大公司當經理,已經在G市買了車子和房子……」媽媽特興奮地在電話那頭吹噓李阿姨的孩子,真是的,再好都是人家的孩子,又不是妳的,瞎興奮什麼勁兒啊?

  「媽,我知道了,妳去聯繫吧,聯繫好了跟我說。我要做事了。」周筱說。

  「好的好的,最近天氣冷,要多穿點衣服啊。」

  「好,拜拜。」周筱掛了電話後發了一會兒呆,才慢慢地踱回辦公室。

 

  下班時間,趙泛舟已經發短信說他在樓下等她了,周筱還在慢吞吞地收拾著東西,她就是想讓他多等一會兒,多等一秒都好,反正她最近都是這麼無聊的想法。

  周筱到了趙泛舟車前,他正在看什麼文件,很認真的死樣子。她拍了拍窗戶,他抬頭很自然地對她一笑。她有些迷惘地看向他,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睛因為微笑而流光溢彩,他怎麼可以笑得這麼幸福且毫無防備?

  她開車門坐了進去,趙泛舟收起手上的文件,邊發動車子邊問她:「累嗎?想吃什麼?

  周筱一時不能適應他這麼老夫老妻的態度,只是搖搖頭,透過擋風玻璃漠然地看著外面。他沒在意她的臉色,微笑著把車開上馬路。

  下班時間,車堵得一塌糊塗,趙泛舟順手抽出剛剛看一半的文件看了起來,他最近真的是忙得天昏地暗,員工對突然從國外回來的老闆難免有所質疑,為了服眾他只得要求自己什麼事都得做得至善至美。

  周筱掃過一眼他手裡的文件,都是英語,密密麻麻的,跟天書似的。

  「你最近很忙嗎?」她有點無聊,難免想騷擾一下他。

  「嗯,還行。」他抬眼看了一下她,又接著看文件。

  她看他那麼認真的樣子,更加想打擾他:「你在看什麼啊?」

  「合同。」這次他連眼睛都沒離開過紙了。

  「什麼合同?」她其實一點都不好奇。

  他把文件放在膝上,轉過頭來問她:「妳真的想知道?」

  她搖搖頭:「算了,我隨便問的。」

  他看看外面的路況,估計一時半會兒是不會動的了,於是又拿起文件看。

  「我可以聽音樂嗎?」周筱又有壞主意了。

  「可以。」他頭也不抬。過了兩分鐘,他忍不住皺起眉頭,她一個頻道一個頻道地不停跳著,音量調得很大,不時地發出「沙沙」的聲音,有時按得太快還會發出玻璃被刮到的尖銳聲音。

  他再一次放下文件,看她半俯著身子在調頻道,嘴角還帶著惡作劇得逞的笑。他搖搖頭,又好氣又好笑,她就這麼想惹他生氣?

  就在周筱樂在其中的時候,她的電話響了,她不得不關掉收音機去接電話。

  「喂,媽。」

  「女兒啊,下班沒?」

  「下了。」

  「吃飯沒?」

  「還沒,現在在車上,塞車呢。」

  「我跟李阿姨聯繫了,她很高興呢,我把妳的電話號碼給了她,她說讓她兒子聯繫妳,你們到時候約出來見面啊,記得去買幾件新衣服,要打扮漂亮點,知道了嗎?」

  「知道了,他叫什麼名字?」

  「李越。」

  「他要是打電話給妳了,妳要跟我說啊。」媽媽的聲音key很高。

  「好。」她把電話拿得離耳朵遠一點,說:「那我到時再給妳電話。」

  前面的車已經動了,趙泛舟也跟著發動車,眼睛時不時看正在打電話的周筱,真鬱悶,聽不懂她的方言。

  她放下電話,揉揉被媽媽叫得有點痛的太陽穴。

  「是妳媽媽嗎?」他問。

  「嗯。」

  「說什麼呢?聽起來很興奮。」他狀似不在意地問。

  她放下揉太陽穴的手,硬是擠出一個嬌羞的笑:「沒啦,叫我相親呢。」

  趙泛舟一個猛踩刹車,方向盤轉了一百八十度,車輪和地面摩擦發出「吱——」的一聲,兩人都因為慣性而向前撞。

  周筱摀著撞疼了的胸口,瞪著他,他瘋了嗎?

  「剛剛有隻狗衝出來。」他淡淡地解釋。

  她探頭去看他說的狗,連根狗毛都沒看到,哪來的狗?

  「沒有狗!」她有點生氣,剛剛多危險啊。

  他漫不經心地張望了一下,「我眼花。」

  後面被堵住了車主開始狂按喇叭,甚至有幾個人頭伸出窗外來罵人。周筱扯了一下趙泛舟的衣服:「開車啊。」

  趙泛舟望了她一眼,發動車子。

  周筱開始懷念堵車了,他怎麼可以把車開得飛快,臉上的表情卻像踩單車一樣悠閒自在?

 

  趙泛舟把車停在一家餐廳前,打開車門下了車。周筱還在車裡驚魂未定,他繞過來幫她開了車門,「走吧,請妳吃飯。」

  她被他若無其事的態度搞糊塗了,愣愣地下了車跟著走進餐廳。

  她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他,但是除了眼神冰冷了點之外,他似乎沒什麼異常。

  趙泛舟看她一臉嫌惡地看著牛排上拿來裝飾的胡蘿蔔絲,笑著問:「還是不喜歡吃胡蘿蔔嗎?」

  「嗯。」她不懂他怎麼心情那麼好。

  他把自己的盤子推過來,伸過叉子來撥她盤子裡的胡蘿蔔絲,「給我吧。」

  「沒關係啦,不吃就行了。」周筱想阻止他又不知從何阻止起,總不能拿著叉子跟他來場華山論劍吧。

  周筱特無奈地看著他優雅地把牛排切成一小塊一小塊,再看看自己,切牛排跟鋸木頭似的,是不是她的刀特別鈍啊?

  她還在猶豫要不要讓服務員換一把刀的時候電話響了,她拿出來一看,不認識的電話號碼,難道就是那個李越?

  「喂,你好?」

  「妳好,請問是周小姐嗎?我是李家的兒子李越,不知道周阿姨跟妳提過了沒有?」他的普通話帶點潮汕腔,聽起來挺親切的。

  「哦,我是,我媽有提過你了,你好你好。」

  趙泛舟抬眸看了她一眼,握刀叉的手緊了一緊。

  「是這樣的,我後天就出差了,估計要一個來星期才能回來,如果妳明天晚上有空的話我們就約出來吃個飯吧?」

  「哦,好啊,什麼地方見?」周筱不自在地瞄了趙泛舟一眼,他正在低頭切牛排,真是個愛切牛排的孩子啊。

  「就XX路上的XX餐廳行嗎?」

  「行啊,那七點半可以嗎?」周筱迅速算了一下時間,她下班過去差不多就這個時間。

  「可以,那到時見,拜拜。」

  「拜拜。」她放下電話,低頭發現她面前的牛排不見了,疑惑地抬頭看趙泛舟,他笑著把盤子推過來,「切好了。」

  「哦,謝謝。」多管閒事!切那麼小塊,害她不能大口吃肉。

 

  吃完飯,趙泛舟開著車送她回家,兩人又好死不死地遇上堵車。周筱看車剛好停在某家服飾店對面,就無聊地端詳起店裡的衣服來,看著看著突然想起媽媽叫她要打電話告訴她,就掏出電話來跟媽媽說了一下明天要跟李越見面的事。媽媽尖叫著讓她一定要好好打扮一下,她只得連聲答應。

  「妳媽媽很高興?」趙泛舟手放在方向盤上,眼睛不知道在看哪裡。

  「是吧。」周筱說。

  「妳媽媽很討厭我吧?」他又接著問了一句。

  「呃……還好吧。」不討厭是不可能的吧?她媽媽當年差點搭飛機到美國把他滅了,後來爸爸給她分析了一下情況,比如說,一、她不知道趙泛舟在美國哪個地方;二、英語她只會說「hello」;三、飛機票很貴。由於以上原因,她媽好不容易才打消了出國殺人的念頭。

  「對不起。」他說。

  周筱搖搖頭,也不知道要說什麼,突然靈光一閃,說:「開門讓我下車。」

  「妳去哪?」趙泛舟疑惑地看著她。

  「買衣服。」她指著路旁的服飾店,「我媽說得打扮像樣點。」

  趙泛舟緩緩地把車開到那家店的門口,開門讓她下車,然後也跟著下車。

  周筱挑中了一件黑色的紡紗連衣裙,轉身問趙泛舟:「這件怎麼樣?」

  他看看她,再看看連衣裙,她皮膚很白,又是娃娃臉,穿上黑色會顯得特別地嬌嫩可人。於是他搖搖頭:「黑色不好,沒有朝氣。」

  「那這件呢?」她又拿出一件白色的洋裝,在身上比劃著。

  「襯得臉色慘白。」她要是穿上白色的,整個就像洋娃娃。

  她很失望地掛回衣服,完全不知道要選什麼衣服了。

  店員在旁一頭霧水,這位小姐明明就很適合剛剛挑的兩件衣服,她男朋友眼光不好吧?

  「妳試試看這件。」趙泛舟拿出一件藕色的衣服遞給她。

  周筱猶豫地拿著衣服進去試衣間換衣服,她怎麼覺得這衣服的顏色髒髒的啊?

  她換好衣服出來,趙泛舟滿意地點點頭,「挺好看的,就這件吧?」

  「真的?」周筱轉頭去看店員小姐,店員小姐狂點頭,「真的,很好看,小姐皮膚很白,穿上去精神。」

  趙泛舟提著衣服走出來,周筱跟在後面很鬱悶,他還真的付錢讓她買衣服去相親?

店員小姐目送兩個人走遠,狂喜,拿起電話給店長打電話:「店長,店長,我們店裡那件一直賣不出去的衣服被我賣出去了……對……就那件看起來髒髒的藕色連衣裙啊……而且我是原價賣出去的……我這麼盡心盡力,你要給我提工資啊……」

 

 


 

創作者介紹

未來書城的部落格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ynthia
  • 趙乾乾的小說我四本都有買喲!!!!!
    而且我四本都看完嘍~~~~~
    看了第一本《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後就停不下來啦>///<

    想問一下之後的出書計劃??
    如果沒有的話我就只能啃那四本度日了......
  • 哈~很高興你喜歡趙乾乾的作品
    目前阿~乾乾的第五本還在寫當中~
    小編會跟他說很多讀者在期待他的新作品~
    督促他快點問世的~!!
    (我們原創力其他的書也都蠻好看的~可以參考一下唷~)

    未來書城 於 2012/07/19 10:41 回覆

  • chiao
  • 請問趙乾乾的第五本書有出書的消息了嗎?
    真的很期待啊!
  • A0A
  • 趙乾乾每本書幾乎都有再版
    希望舟而復始也期待再版!讓更多人有機會收藏!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