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畫皮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在枉死城中被關了多久,我也記不得了。此地無晝無夜,終日昏黃,陰風慘霧的,我不能計數過了多少日子,但好像並不很久,白綾緊緊地裹在身上很難受,我很無聊,唯有終日細看我殮衣上那些鮮豔的刺繡以打發光陰,爹爹替我準備了最好的殮衣,繡工異常精美,然我再也不是從前那個深閨刺繡的大家千金。
原來生前死後,我都是那麼的無聊。
最大的痛苦是一腔虛空。那種空蕩的感覺綿綿不絕,比當日一柄尖刀直刺心窩的巨痛更加難耐,我恨極那個殺了我的人。
枉死城中昏昏然不是日子的日子蕩漾過去。
終於有一日,我被提出來,穿過灰色的霧氣,牛頭和馬面,一左一右地將我架到閻羅殿前。
「兀那女鬼,妳雖死於非命,那殺害妳的人今日亦已伏法,一命償一命,他今已為妳抵命,恩怨既已結清,妳可速去轉世了。」
「稟閻王老爺,小女子死得冤枉,我不甘心。」我跪在殿前哀哀地申訴。
閻羅王遠遠地在殿上,影影綽綽的一個巨大的黑影,我看不太清楚,只聽得他重重地拍了一下驚堂木。
「呔!大膽女鬼,張倫已遭凌遲,此刻他正在黃泉路上向此而來。殺人償命,冤孽已解,休得多言,速速去轉輪臺邊投胎便是。」
「稟閻王老爺,我不願投胎,我實是不甘心哪。」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細膩描繪  刻骨銘心

新古典美學作品《畫皮》即日起開始連載

畫皮red-3d-box  

 

試閱《畫皮》- PART1

 

 

試閱《畫皮》- PART2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墓在太原城郊。

一百多年了,都沒人祭掃,破敗不堪。
其實那已經不是墓,早已夷為平地,亂草叢生,還剩有半截石碑,埋沒在榛莽之間。小孩子帶著牛羊在這裡放牧,乞丐在這裡歇息,野狗在這裡大小便,我都忍了。
想當年,我也曾是多麼尊貴的千金小姐呀。
蘇州知府大人的獨生女兒,嬌生慣養,腳步不出後花園,綾羅綢緞,玉粒金蓴,杏花煙雨地長大了,偶爾隨母親去玄妙觀上香還願,多少閒人尾隨著,只是近不得身。
丫鬟扶出轎子,驚鴻一瞥地進了觀門,還要低垂著頭,不許人多看了一眼。人都說知府秦大人的小姐是西施再世,嫦娥下凡,蘇州城白牆黑瓦水光瀲灩之中,紛紛細細,吳儂軟語傳誦著的美貌名聲。那時節,在閨房門前倚著簾櫳多站一忽兒,丫鬟都要忙忙地扶進屋,怕著了風,再給端上一盞雪耳蓮子羹。那時節怎想得到如今荒郊野外風吹雨淋,清明都沒有一碗麥飯。

十七歲那年爹爹調任太原府尹,坐了翠蓋朱幄車隨著上任來。
某個初夏的午後,在後衙西花廳乘涼。太原天氣乾熱,不似蘇州水氣氤氳,嬌養的小姐很是不慣,那日穿了件杏子紅的單衫,頭上隨便挽了個螺髻,並無任何插戴。手中執著生綃白團扇,輕輕地扇著,若有若無的微風。府中年輕的書吏張倫走過西花廳,瞥見小姐,只一眼。團扇嬌羞地掩住了臉,手與扇一般的皓如霜雪,小姐站起身,嫋嫋離去。
一個月後,太原城發生驚人的血腥命案。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