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酉妖怪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竟然是一隻眼睛。

一隻宛如棒球大小的眼睛,正繞著我的透明水壺,高速地轉著圈圈。

「這是什麼鬼啊?」哥哥右手的球棒已經砸了下去。「吃我一棍!」

「哥哥,等一下!」同時我尖叫,往前一撲,「砰」的一聲,我聽到一聲硬物撞擊的悶響,悶響之後則是自己手臂傳來火辣的刺痛。

球棒打到我了?那表示,我擋住了球棒?

「弟弟,你在幹嘛?」哥哥再次舉起球棒,他的右手也在顫抖。「剛剛那東西看起來很危險,你快點退開!」

「哥哥,我知道這是什麼了。」我像隻烏龜般,用身體把那奇怪的東西給蓋住,深怕哥哥再度出棒。「你不要打,不要再打了。」

「你知道那是什麼?」哥哥一愣。「你在開玩笑嗎?」

「你忘了小姑姑說的故事了嗎?」我抬起頭。

「小姑姑說的故事?」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顆發光的雷球,小小的,像棒球般大小,在雲際間飄浮著。

「牠是一隻沉睡的妖怪,」臉孔模糊的少年說。

「這是妖怪嗎?」我側著頭,看著那閃爍的亮點。

「是的,」少年說,「而且牠快醒了。」

「醒了?」

「因為,有人開始呼喚牠了。」

呼喚?我側耳傾聽,雲際之間飄來如同吟唱般的低語,溫柔而細膩,在這個遼闊的天空中飄蕩著。

「媽媽……」

這隻小雷蠱的眼皮顫動,這聲音正吸引著牠,讓牠慢慢地轉醒。

「想念妳……」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奇妙的是當我聽到了這三個字,我發現自己腦海一陣空白,彷彿這三個字就是一把鑰匙,開啟了未來日子裡面,一趟奇幻神祕的旅程。

而那神祕三個字就是……

「酉妖怪。」

它的書名,就叫做《酉妖怪》。

那天晚上,我聽到了酉妖怪裡面的第一個故事。

一個我從來沒聽過,卻讓我印象極為深刻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個國中生,叫做大頭,生長在遙遠的花蓮鄉下,他遇到了一隻叫做雷蠱的妖怪。

這妖怪的外型長得很奇怪,沒有身體,沒有頭顱,竟然只有一隻眼睛。

一隻像西瓜一樣大的眼睛。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爸爸離開後,留下我和哥哥在小姑姑家裡。

我們兩個安靜快速地洗了澡,然後關了燈,躺在小姑姑家的床上,這張床和我在老家睡得都不一樣,好軟,軟到就像是躺在水上。

在這片朦朧的黑暗中,我眼睛睜得大大的,盯著全白的天花板,忍不住開口。

「哥,你睡了嗎?」

「沒。」哥哥在我旁邊,簡潔地回答。

「好奇怪,明明覺得好累,但就是睡不著。」我說。

「我也是。」哥哥歎氣,我可以想像此刻哥哥抿嘴的樣子。

「哥哥,你講故事給我聽好不好?」我說。「像媽媽一樣。」

「我不會講啦。」哥哥語氣有點不高興。「我現在心情也不好欸。」

「那……我去找小姑姑。」我跳下床,往外跑去。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既然決定跟著小姑姑,我和哥哥就要開始打包行李,辦理轉學,到臺灣最繁華的城市「臺北」定居了。

也就是在這一晚,當爸爸開著車,帶著我們穿過半個臺灣,朝北部前進之時,路途上卻發生了異樣。

高溫的勇敢石頭,一片怪異的白光,無法解釋的撞擊,還有那場突如其來的大雨,它們都預告著一個奇特生命的降臨。

以及,一場新的旅途,即將展開。

爸爸的車子,開離了老家的鄉間,開上了高速公路,然後進入熱鬧繁華的市區,最後在一間高樓大廈前停住。

我和哥哥抱著行李下車,進入了小姑姑的家,而當我們推開家門第一個反應都是……

「哇,好漂亮喔。」我眼睛眨啊眨,這屋子每件家具都乾淨簡潔,比起老家的陳舊和經年累月累積下來的雜物,小姑姑這裡就像是科幻電影的房間。

但,我第二個湧現上心頭的反應,卻也和哥哥一模一樣。

「只是,好小喔。」我左顧右盼,這裡不但單層,房間更只有兩間,和老家的三層樓相比,真的差好多。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

而就在護士們拆下床腳固定器,要將媽媽連床帶人推入急診室之時……此刻,哥哥卻突然提高音量,問了媽媽一句話,一句讓我永難忘懷的一句話。

「媽媽,是爸爸害的吧?」

「啊?」滿臉痛苦的媽媽,登時愣住。

「妳會生病,都是爸爸害的吧?」

「不是,咳咳!」媽媽痛得滿臉是汗,但她聽到哥哥這樣說,仍然拚命伸出手,想要解釋什麼,「大行,不是,你不要怪爸爸。」

「我知道,都是爸爸害的。」哥哥抿著嘴,拳頭握得好緊,「如果爸爸不要離開這裡,如果爸爸不要老是想要做什麼大事業,妳就不會生病了。」

「不是,咳!不是,咳咳!你不要怪你爸爸,你爸爸不是……」媽媽臉色惶急,她想要解釋,但醫護人員們已經將媽媽愈推愈遠。

「千萬不要……」

最後,在我和哥哥的目送下,媽媽被推入了手術室,最後「砰」的一聲,手術室的門用力關上。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雷蠱乍醒

酉妖怪2-雷蠱ps.jpg  

各位好,我的名字叫做小列,男生,今年八歲,小學三年級,我有一個哥哥,叫做大行,大我三歲,他念的是六年級。

另外,我們家有共有三點五個人,為什麼說是三點五呢?因為除了我、哥哥、媽媽三個人之外,還有一個零點五的人,就是爸爸。

會把爸爸算成零點五,也不能怪我,是因為他大部分的時間都不在家。

自從我六歲那年開始,爸爸就離開了臺灣,去很遠的內地工作,聽媽媽說,內地是一個很厲害的地方,光坐飛機就要花一整天,所以爸爸每年只能回家兩次。

而且媽媽說,爸爸最勇敢了,因為他就算一個人在遠方,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也都從來不哭,不害怕。

但哥哥卻不是這樣說的,他說,最勇敢的其實是媽媽,因為媽媽在爸爸面前從來不哭,但只要爸爸的飛機一離開,媽媽就會開始流眼淚,只因為怕爸爸擔心,媽媽總是很勇敢地忍住眼淚。

但我說,最勇敢的是哥哥。

因為哥哥超級會打彈珠,而當輸掉的人故意大喊,「贏了又怎樣?我家有爸爸,你有嗎?」的時候,哥哥總能揍得對方哭著離開,就算哥哥因此而被媽媽痛打一頓,哥哥卻從來不哭。

甚至,連自己為什麼揍人的理由,他也從來都不說。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嘎!

白光瞬間消失,爸爸急踩煞車,車內的人跟著跌得東倒西歪。

「怎麼啦?」姑姑語音急促。

「我……好像撞到東西了。」爸爸急忙推門下車,然後蹲在車燈前,在朦朧的月色和車燈中,尋找他剛剛感受到的撞擊力。

撞擊?我在後座感到納悶,不是撞擊吧?是白光吧?剛剛車子是陷入一片白光中吧?

只見爸爸在外頭尋找了半天,最後帶著滿臉的困惑,回到車上,砰的一聲關上車門。

「好奇怪,什麼都沒有發現。」爸爸回到座位,揉了揉眉心,又是一個重重的歎氣。「唉。」

「哥,你太累啦,我沒有感覺到撞擊啊。」小姑姑語氣擔心。「我們快點回去,然後你早點休息吧。」

「是嗎?」爸爸語氣真的很疲憊,「可是,剛剛的感覺……」

「有時候人太累,加上過度悲傷,會產生幻覺,別想太多,好嗎?」說到這兒,小姑姑比了比窗外,「開始下雨了啊,我們快點走吧。」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當廂型車的後門慢慢關上,坐在後座的我,縮在哥哥身旁。

車門已經完全關上,我們陷入一片黑暗中,此時,我聽到外頭爸爸的聲音。

一個在我五歲到八歲這四年當中,每年只會見到兩次的爸爸。

他正和小姑姑在說話。

「妹,接下來要辛苦妳了。」這是爸爸的聲音,他的聲音顯得衰老而疲倦。「唉,孩子的媽也走得太突然了……」

「唉喔,講這樣!」小姑姑的聲音,剛強中帶著暖意,「反正我也不想生小孩,就當天上掉下兩個禮物囉。」

「唉,妹,謝謝。」爸爸歎氣連連,「唉。」

「哥,你還跟我客氣勒。」

「唉,出發吧。」爸爸說完,伴隨一聲低沉的引擎發動聲,車子開始緩緩往前滑移。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iv_博客來   

(照片引用自【OKAPI SNAP】輕小說作家見面會Part 4:Div

文∕Div (本文撰於2012/2/14日)

 

創作,是辛苦的,也是幸福的。

 

在既有忙碌的家庭與工作之中,再硬將寫作安插其中,不只是一個難關,更是一門學問。

 

創作,是一個必須仰賴家人體諒的夢想。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