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公子,到!》無患子◎著/柘榴◎繪
發行日期:2011年9月17日
「奇幻文化藝術獎」青龍獎首獎、「浮文誌新人獎」首獎
得主無患子 全新顛覆力作


簡介

一部可解得課堂睡魔,也可令人噴飯小說

「奇幻文化藝術獎」青龍獎首獎、「浮文誌新人獎」首獎得主無患子 全新顛覆力作

鏡花公子唐天佑,文不成武不就,生平志向是遊山玩水求做仙。
一次八仙廟的奇遇,竟讓他——穿梭異國,嫁入後宮?!

師經典而不失經典
珠聯璧合
天佑佳偶偕摯戀 芸芝添瑞老並肩

怪誕諷刺旅行團

魅珠、猓然、躡空草、刀味核、清腸稻、飛涎鳥…
女兒國、無腸國、犬封國、兩面國、翼民國…

跟著鏡花公子唐天佑
一同遊歷光怪陸離的鏡花異國

色誘金毛九尾狐
共譜與百花的凡仙情緣

孟芸芝詹事傳太子口諭:「貴人唐氏即日入宮,參與月底的選妃大典,不得有誤。」

「選她的死人頭!」唐天佑叫道:「我堂堂男子漢,才不要做妳們女兒國的妃子!」

女兒國不只倒男為女

這下連感情都亂了套啦!

經典簡介

向經典致意──
故事取材自 (清)李汝珍 著《鏡花緣》

作者簡介

作者|無患子
本名彭千華,筆名無患子,生長於臺北,成年移居香港,後於北京研讀,輾轉於兩岸三地討生活,立志行遍萬里路,以廣見聞,現以教書授業餬口。
少慕唐人風姿,長而學史,後轉習語言文字,嗜讀雜書,山醫命卜相囫圇吞棗不求甚解,尤好小說家言,自詡為第十流方家,以傳奇志怪為終身所好。
以〈染輕容〉獲得第三屆奇幻文化藝術獎,青龍獎首獎。〈烏栖曲〉獲得尖端出版2008浮文誌新人獎首獎。已出版作品:「地府皇家聯誼會」系列之《唐棣之華》(上下冊)、《幾希復幾希》,「次柳氏異聞」系列之《青絲曲》、《梁上舉子》、《染輕容》。目前為國語日報週刊(進階版)專欄寫作(已刊出六期)。

繪者|柘榴
http://www.wretch.cc/blog/enigmaze

販售資訊

9.12 金石堂網路書局、博客來網路書局
79折預購限量
好康報報:隨書附贈「雙喜臨門書籤」
請點選圖片進入訂購頁

  



9.17萌爆發售
全省各國各大書局、網路書店販售

作者自序

「經典」二字總是給人一種「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的莫測高深感,彷彿非得長篇大論之乎者也,才能說出令人昏昏欲睡的大道理。

然而在中國古典文學史上,《鏡花緣》不是和《西遊記》、《封神榜》一起被歸類為荒誕不經的神怪小說,就是和《儒林外史》一樣,被歸為嬉笑怒罵的諷刺小說。也就是說,《鏡花緣》從來就不是經史子集之類的「經典」,而是一本「可解得睡魔,也可令人噴飯」的小說故事,如今我們為何硬要把「經典」的頭銜,安置在這些有趣的小說頭上,進而束之高閣、敬而遠之呢?

近年來,奇幻小說的發展方興未艾,無論是本土創作,亦或是國外引進的翻譯著作,都十分受到讀者的歡迎,殊不知李汝珍在幾百年前的清朝寫下的《鏡花緣》,活脫脫就是一部以當時白話口語寫成,人物生動活潑,情節幽默搞笑的奇幻小說。書中前半以唐敖、小舅子林之洋和老舵手多九公乘船出海,尋訪海外異國的經歷為主軸,途中總少不了插科打諢。就拿林之洋來說好了,他先是憑空創作了一本《少子》,比擬道家經典《老子》,號稱是太平盛世才有的經典,唬得私塾學生一愣一愣;然後又因引火燒鬚,露出俊美容貌,在女兒國鬧出一場倒男為女,入宮為妃的大笑話,多虧唐敖挖空心思救他出來。至於刀味核、清腸稻、躡空草、猓然、飛涎鳥等等仙草異獸,在李汝珍的生花妙筆下,更是毫不下於網路遊戲裡的靈丹怪物,就待聰明的讀者一探究竟。

記得小時候第一次讀《鏡花緣》,讀的就是林之洋流落女兒國的節選本,隨著幾位主角周遊海外,體驗大人國、兩面國、犬封國、無腸國各國的奇風異俗,固然令年紀小小的我心嚮往之,但印象最深刻的情節,卻是林之洋被眾宮女抓住,硬是被幾尺白綾纏斷趾骨裹小腳,堂堂男子漢忍不住痛哭失聲這一段。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一雙彎彎翹翹、走路婀娜多姿的三寸金蓮,來得竟是如此痛苦不堪!

希望大家在閱讀一系列「萌經典」時,也別入寶山空手而回,從中得到樂趣之餘,若能學到一些典故、傳說,更是作者之幸啊!

無患子

試閱

第一回 
八仙廟靈驗現仙翁 唐天佑夢遊入異國 

清朝康熙年間,北京城郊。 

春日午後,陽光稀稀疏疏的灑落,路旁楊樹高大,枝葉茂密,一棵棵聳立在田埂邊,守護嫩綠的禾苗。

半邊脫線的舊草鞋嘎嘰嘎嘰走在鄉間小路上,偶爾踢開幾顆擋路的石子,揚起些許沙塵,伴隨幾下自得其樂的笑聲,走著走著,不知不覺便走過小路,踩上附近一處低矮的山丘。

山路蜿蜒崎嶇,草鞋輕盈依舊,顯得毫不費力。山丘上有一處破落的八仙廟,乃是明代修建,平時人蹤罕至,草鞋的主人卻最喜歡帶著幾個窩頭到廟裡躲懶睡覺,順便祈求自己哪天一睡不醒,不知不覺被哪個看得上他的神仙帶走,做個小小仙童,從此無憂無慮,再不必聽父母兄長叨念囉唆。

此人姓唐,排行第四,家人都叫他「落兒」,私塾先生給他取了個庠名「天佑」。無他,取其從小洪福齊天,得上天庇佑罷了。

話說從頭,這唐天佑出身貧寒,上有三個哥哥,一個個長他十歲八歲,其母懷上他的時候,心想一家三個孩兒已經吃不飽,何況四個?便狠心抓了幾服落胎藥,沒想到落來落去,三個月的孩子依然不動如山;其母沒法,索性時時扛水耕地,意圖動了胎氣,讓他自個兒掉下來,不料熬到七個月,孩子呱呱墜地,雖是早產,哭聲卻無比宏亮,一家人終於心軟,拿米湯豆奶養大,慢慢長得精瘦結實,也能幫著牧牛餵雞了。

到他五歲那年,北方大旱,南方三藩亂起,可說天災人禍不斷。田地長不出一根草,一家六口無以為繼,只得跋山涉水,挖山菜、摘野果裹腹,唐天佑更像隻放山猴子似的四處探險,終有一次在山裡迷路。眼看天色漸暗,他只得帶著幾個摘來的野棗,找個山洞過夜,沒想到山洞裡也躲著個餓得兩眼發黑的孩子,氣息奄奄,與他年歲約莫相當,言語支吾,連家裡住哪兒都說不出,看來嚇得不輕。

唐天佑便把囊裡的水分他喝了,幾個棗子也分他吃了,隔天,唐天佑帶他下山回家。父母見他食物沒找著,卻找了個連話都說不清楚的孩子回來,險險氣得昏過去。但看這孩子穿的衣服雖髒,卻是綾羅綢緞,便將他暫時安置下來,心想說不定是大戶人家走失孩子。

十天半月過去,果然有個富戶管家來附近尋訪,那來訪管家看到少爺,忙不迭對唐家千恩萬謝。原來周家老爺久在南京經營藥材鋪,因四川、雲南等藥材產地兵禍連綿,貨源艱難,無奈收了生意,舉家前往北京投靠親戚,不料北方旱災,遇上飢民組成的強盜搶劫,連小少爺都給惡徒綁架勒索。

一家人匆忙在北京落腳,派人四處找尋少爺下落。管家訪著唐家,一問之下,才知道小少爺趁一班強盜內訌逃走,找了個小山洞窩著不敢出去,深怕壞人又來抓他,幾天來又餓又冷,若非唐天佑及時發現,恐怕就要凍死在山裡。

管家先是給了一筆謝銀,當作小少爺這些天來的衣食花費,周家後來又遣人送來糧食布帛答謝,可說是因禍得福。唐父唐母歡喜之餘,心想與其坐吃山空,不如乘機為幾個兒子在城裡謀個差事,要不家中幾分薄田,遲早愈分愈薄,不敷生計。

正逢月前搶劫一事,周家折損幾個家丁,管家見他們一家人誠懇老實,樂得做個順水人情,打了十年生契,將唐天佑三個哥哥都帶回周家幹活,到現在也都是獨當一面的伙計長工了。

自從三個哥哥在周家工作,唐天佑一家的景況便好起來,一個月總有一兩餐肉吃。街坊鄰居都說他們家這小兒子有福,唐父唐母漸以為然,辛苦攢下些銀錢供他到私塾讀書,好歹識幾個字,若能考上秀才,也算光宗耀祖。

但唐天佑向來是野慣的孩子,四書五經不好好讀,卻最愛聽鄉野說書人說書,尤其像《封神榜》、《西遊記》等等神仙鬼怪的故事,更是他的最愛,三年五載的聽著,便想學那些書中人物,逕自求仙去了。他手腳伶俐,又懂得說話討主家開心,即使憋屈在大宅院裡鞠躬哈腰、打雜伺候也如魚得水,於是逢年過節,進城到周家打十天半月短工,拿了工錢做路費,便去走訪各地佛寺神廟道觀,年邁父母管不動他,看他不是做什麼偷搶拐騙的壞事,就任由他去了。

當今康熙爺親政,天下太平,過完年,他唐天佑正正二八一十六歲,大哥與周家的生契剛滿,便被提拔為藥材鋪的大伙計,二嫂為二哥生了個白胖小子,三哥剛成親不久,全家都忙得樂呵呵的,無暇管他這閒人,他便樂得四處遊蕩,今早搭便車出城,午後下車徒步一個時辰,就遊到這山間的八仙廟裡。

推開廟門,他先將摘來的幾枝桃花放在藍采和早已破敗的花籃裡,提起掃帚掃了地,然後繞到院裡打桶井水洗手,回到神案前,朝八仙及福祿壽等星翁星君各拜了三拜,才一屁股坐在門檻上吃窩頭。這回他已是第三次來到這裡,只因附近有處風景壯麗的峽谷,等會吃飽小歇後,正好過去欣賞一番。

「奇怪,上兩次只覺得這仙翁滿臉塵灰,怎麼今天看來神采奕奕,額上盡是油光,還像對著俺笑?難不成今日俺仙緣已至?」

唐天佑一邊吃著窩頭,一邊打量八仙廟裡的諸神像,心底不忘盤算出遊計畫。兩個窩頭落肚,忽然福至心靈,抬頭一看,便見一尊手持龍頭杖的南極仙翁正盯著他,明明無風,下巴幾縷稀疏長鬚卻抖啊抖的,像在忍笑,看得他渾身雞皮疙瘩,隨手拋下窩頭,扯來破蒲團跪倒在地,連連叩拜。

「好心的壽星公大人,您可是在這荒山野嶺缺人伺候?小子尚未婚娶,家中高堂有三位兄長服侍,說走便能揮揮衣袖毫無牽掛的走,求您考慮考慮我吧?」

唐天佑像對著招短工的管家自我介紹道,南極仙翁的神像當然沒有回答他,鬍鬚仍在半空飄啊飄的。他轉念一想,據他聽過看過的傳奇小說演義,神仙可不會大白天現身教誨凡人,便接著自問自答。

「還是您想托夢?要不小子這就在您跟前睡一覺?好方便您行事?」

唐天佑自認貼心的道,突然搔了搔泛青的月亮頭,自覺這話在寺廟出口似乎有些古怪,但仙緣近在咫尺,豈能輕易放過?於是暗道得罪,隨便撿了幾束乾草堆在神桌前,翻身便睡,奈何心裡緊張又興奮,一時怎麼睡得著?還是勉強閉上眼睛,默數周家藥材鋪那一整排百子櫃上的藥名,漸漸恍惚。

夢中,他不知怎的出了廟門,獨自一人走啊走的,沒半晌便走到八仙廟附近的峽谷,感嘆之際,忽見一朵祥雲從遠方高山飄然降落,悠悠然來到峽谷之間。他再揉揉眼睛,發現雲上仙人就是那八仙廟裡南極仙翁的模樣,不由得大喜跪地迎接,一邊喊道:「小子叩見仙翁!」

仙翁但笑不語,高過身長的龍頭柺杖憑空輕點,將唐天佑雙膝一提,便自動站了起來。他倒乖覺,立馬擺出垂手恭迎的架勢,等南極仙翁駕臨,方偷偷抬頭打量這位仙翁的面容。

只見那仙翁鶴髮童顏,面目慈祥,耳垂既肥且厚,定是長壽之相,腳下祥雲隱約泛著七彩流光,更是修行高妙之徵,讓唐天佑心中僅存的一點疑惑消失無蹤。

「你這小子,難怪麻姑讚你伶俐,還知道席地午睡,待吾入夢。」

仙翁的聲音宛如其人,老而彌堅,緩而有力。唐天佑聞言十分歡喜,問道:「這個自然,仙翁是來接我入仙山的嗎?」

南極仙翁笑瞇了眼,不答反問道:「小子有何修為,同吾往仙山求仙道?」

唐天佑一愣,隨即恭敬答道:「小子平生無欲無求,但喜無拘無束,只望能在仙翁跟前打雜,遠離俗世,一意清修,自然就可入仙道了。」

南極仙翁搖搖頭,道:「此事談何容易?要求仙者,當先修德行。要成地仙,當立三百善;要成天仙,當立一千三百善。小子你一無根基,二無積德,忽要求仙,豈非緣木求魚?」

唐天佑愈聽愈是喪氣,明知仙翁句句屬實,無從反駁,便氣餒道:「多謝仙翁教誨,仙翁此番現身,難道就是教訓小子莫要痴心妄想,好好讀書上進,要不然尋份正經差事,才是正途?」

這些都是父母兄長經常訓誡他的話,他不是沒聽在耳裡,只覺得這世界不缺他這麼一個無用閒人,讀書中舉當官更談何容易?還不如一輩子逍遙過日子。

「話也不是這麼說。」南極仙翁反倒安慰起他,「你身懷仙緣,否則也不會屢屢化險為夷,因禍得福。照吾說,你年紀尚小,四海之大,豈無際遇?說不定遇上一位好姑娘,結婚生子,平淡一生,未必不是福氣。」

唐天佑嘆口氣坐在大石上,手指戳著南極仙翁的祥雲,只覺軟綿綿的一團,有如棉花糖般。南極仙翁慈愛的摸摸他的頭,續問道:「你不是喜歡旅行嗎?想不想到海外仙山異國看看,長長見識?順便幫吾辦一件事?」

唐天佑精神一振,馬上起立回道:「仙翁吩咐,小子無有不從!」

「輕諾必寡信,你答應得這麼容易,就不怕自己做不到?」

唐天佑聞言眼珠一轉,故作可憐兮兮道:「若俺不幸任務失敗,魂斷異國,仙翁是否瞧俺可憐,把俺的魂魄收去貴洞府做打雜童子?」

南極仙翁呵呵一笑,道:「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人間俗事,神仙難以插手,小子機伶,這任務最適合你不過。吾欲你在海外找一個人……嗯,應該說是附身在人身上的『狐』,提醒牠回天庭請罪,否則天庭派出兵將追捕,受罪難免。若任務完成,吾自有獎賞,若事難成就,吾當把你送歸凡間,不過會抹滅你腦中關於海外異國的記憶,讓你好好當個凡人便罷。」

南極仙翁諄諄教誨,唐天佑當然不希望自己如此不濟,於是進一步追問任務的詳細內容,道:「仙翁說的狐?可是法力高強的九尾狐仙?」

「不錯,牠是修行數千年的九尾天狐,名喚心月,毛作金色,役於日月宮,有洞察陰陽的能力。」

唐天佑吞口唾沫,似是有些害怕,吞吞吐吐道:「既然那狐仙法力高強,小子沒啥本事,怎得輕易找著牠,讓牠聽我的話回天庭?」

「這嘛……」南極仙翁敲敲龍頭杖作思考狀,「雖是附身,有些狐狸習慣是改不掉的,像是怕狗、喜吃雞肉、生雞蛋、體有臊味等,憑你仙緣,自然而然該能順利找著。若你懷疑那人實為狐,可對牠說:『汝師將至,宜歸去來兮!』牠若曉得厲害,必然拜謝而去,絕不會為難你。」

唐天佑默唸幾次「歸去來兮」,仍然有些不放心,問道:「若牠不但不聽,還要殺俺滅口怎麼辦?」

南極仙翁想了想,也覺有點危險,便道:「凡狐成仙,必修有魅珠,其色或紅或青,附身於人時,定將其配於腰間胸前,以得天下所愛。我這裡有張天雷符,牠若不聽勸告,你便取出天雷符貼在牠額上,再乘隙奪其魅珠,狐仙失了魅珠,法力便去大半,你再好言相勸,牠該懂得進退。」

唐天佑接過符咒,只見黃色的符紙上寫滿「敕令」等等一堆不明所以的文字,當下小心收好。

南極仙翁見狀,點頭道:「你我既然有緣,吾便再許你一法寶防身,免得你在異國沒有一技之長。」右手當下往寬袍大袖中掏摸,摸出三個不起眼的木盒,一一放在大石之上,著唐天佑挑選。

「俺能先看看再選嗎?」

唐天佑眨眨眼,等南極仙翁點頭允許,小心翼翼的伸手打開第一個木盒,便見一顆三寸寬五寸長的肥白大米,正正躺在盒中。

「喔,這可是『清腸稻』呢!」

南極仙翁湊過頭與他同觀仔細,似乎對自己拿出什麼法寶也不甚了了。唐天佑心想,這樣一顆碩大稻米,要是煮成了飯,豈不有一尺多長?

「這清腸稻乃是東漢宣帝年間,由西域背陰國進獻的寶物,每食一粒,滿口清香,精神陡長,終年不飢,最適合你們這些遊子,出外行走,連乾糧也省下了,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南極仙翁讚嘆道,唐天佑也是心癢癢的,深吸口氣,又伸手打開第二個盒子,只見一株青青小草躺在盒中,其葉如松柏翠綠,仔細一看,葉上還生著一種子,大小如芥。唐天佑看看南極仙翁,等祂解釋,南極仙翁卻道:「你把那種子摘下,放在掌心,吹一口氣看看。」

唐天佑依言而行,那種子被吹氣一口,頓時從子中生出一枝青草,也如松葉,再吹一口,又長一枝,連吹三口,竟就長出三段草來。

「好了好了,別吹了,再吹就長不出了。」

南極仙翁制止道,唐天佑連忙將草帶子放回盒中,只聽仙翁解釋道:「此乃『躡空草』,又名『掌中芥』,人若吃了,能獨立空中,所以叫做『躡空草』。」

「獨立空中?是不是吃了以後,房頂漏水就不必架梯子,隨便一跳便能跳上屋頂補漏?」

「尋常跳三五尺不成問題,站在半空也不成問題,但若要跳得高,就得借力使力才成。」

一問一答之間,唐天佑又迫不及待打開第三個盒子,但見幾個不起眼的大棗,唐天佑知道其中必有玄妙,果然聽南極仙翁接著解釋道:「此果名叫『刀味核』,其特異之處,在於果味隨刀而變,以竹刀剖而甘,鐵刀剖則苦、木刀剖則酸,若有仙骨的人吃了,可成地仙;平常人吃了,也可延年益壽。」

眼看寶物一樣比一樣殊異,唐天佑有些不知如何抉擇。南極仙翁像是知道他的心事,逕自一一把盒蓋關上,隨手調亂三個木盒的次序,道:「好了,你這就隨便選一個吧!」

唐天佑看了半晌,猶豫不決,反正選哪一個來吃都有益無害,便隨手選了最靠近自己的盒子打開,果然是他最感興趣的「躡空草」。

「這草被你吹了幾口氣,想是只有你能吃了。」

南極仙翁笑道,唐天佑就在祂鼓勵的眼光下囫圇把草嚼了吞了,行走幾步,果然就和仙翁說的一般身輕如燕,隨便一跳,便有四五尺高。仙翁指點幾句身法祕訣,唐天佑依言而行,竟如大鵬展翅般旋了上去,轉眼離地數丈,兩腳踩空,猶如腳踏實地,動也不動。

「很好很好,這樣即使心月狐欲對你不利,你也有本事逃命了。」南極仙翁捻鬚笑道,唐天佑七手八腳借岩壁之力躍下,正想朝仙翁致謝,南極仙翁卻冷不防伸出龍頭杖,一杖把他往峽谷懸崖推,唐天佑腳步踉蹌,往後一仰,失足滑下深谷,耳邊只聞仙翁的聲音道。

「謹記『陽非陽,陰非陰,乾坤顛倒亂世間』,且讓吾送你一程,從此直通海外異國展開旅程吧!」

唐天佑哪知道前一秒還笑瞇瞇的南極仙翁會「驟下毒手」,一杖推他入萬丈深淵,且他下墜的速度過快,但覺身側咻咻勁風掠過,腦袋一片空白,別說躡空,腳下連一處借力之處也找不著,只得閉上眼睛,聽憑身體穿過陣陣雲霧。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天佑覺得身下似乎被什麼東西托了一托,下墜之速減緩,再睜開眼睛,四處景觀已然轉變,青山常在,綠水常流,與他慣見的北方蕭瑟景色不同,再仔細一看,原來自己正往一處花園墜去,心念電轉,正想使出仙翁教導的身法時,身體已經撞穿某處茅草房頂,掉進裡面。

「閃開啊!閃開啊!」

唐天佑掉落之際,不忘大聲呼叫。被他撞破的茅草房,裡頭原來還有不少人,一個個或蹲或跪,圍坐一處大池旁,看似撈著什麼物事,放入口中咀嚼,幾人耳邊才聞得叫嚷,但聞水聲嘩啦,唐天佑正好撞破屋頂掉進池裡,濺起好大一陣臭烘烘的水花。

「哇!有人從天而降搶飯吃啦!」

民以食為天,但聞有人搶飯吃,可說是連路邊乞丐也發火。於是池邊一個個人都站了起來,紛紛撩起袖子要打。唐天佑不懂游水,在池裡掙扎半晌,好不容易攀上池邊,一身泥黃臭水,肩上還掛了一條軟綿綿滑溜溜黑漆漆的玩意兒,沾著幾絲黏液菜渣。

「誰搶飯吃啦!臭得要命,這裡不是茅房糞坑嗎?」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書中分解。

創作者介紹

未來書城的部落格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ensuikan
  • 您好:

    我已於本週三火速入手並拜讀完畢,的確是本十分具有娛樂效果的書,
    讓人會想要回頭閱讀鏡花緣的原典。
    故事情節安排妥當,節奏剛好,讓人有高潮迭起的感覺,
    特意挑選與現實反差甚大的國家來描寫更顯出趣味。

    個人覺得一個小小缺點就是本書封面採用硬紙板材質,
    其實很容易不小心就把封面折出折痕,讓人頗為心痛,
    是否可考慮往後書籍出版不要使用硬紙板封面,以免容易折損,
    惠請參考,謝謝
  • Dear sensuikan:謝謝您寶貴的建議,我們再版的時候一定會在針對這部份跟印務溝通,希望能兼顧裝幀美觀之餘也能符合讀者的使用習慣。謝謝.....

    未來書城 於 2011/10/11 17: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