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青梅竹馬……前男友(四)
我以為我的愛情所向披靡,而江辰他媽讓我知道,我的愛情一經胡攪,隨便轉移。

    「妳要在醫院門口蹲多久?」
    「啊?」我影視後期製作大業被打斷,一時有點迷茫,望著江辰略帶不耐煩的臉,又「啊」了一聲。
    「起來。」他伸手,一把將我從地上拉了起來,牽著我走向救護車,我其實很想問他是不是忘了鬆手,還有是不是身體太虛了,手汗那麼多……
    上了救護車,司機和我媽同時露出捉姦在床的表情,我無奈地翻了翻白眼,有點忐忑地偷瞄江辰,他倒是絲毫不受影響,往我身邊一坐:「小李,開車。」
    然後轉過頭來對我媽說:「阿姨,我已經跟骨科的同事說過了,到了醫院再拍個X光片,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下午就動手術,您請放心,我同事是業內數一數二的骨科醫生。」
    我媽忙不迭點頭,笑得忒慈母:「真是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應該做的。」江辰也笑得忒孝子。
    「吵死了!」我爸突然大聲說。
    我爸自從被告知我們要在江辰的幫助下轉院,就一直鬧脾氣,後來我媽一走開,他把我臭罵了一頓,內容不外乎兩個字──骨氣!他認為當年江辰    他媽那麼對我,我就該離他遠遠的,最好見面時吐他一臉口水以示不屑,現在居然還接受他的恩惠!
    三年前,我從X大設計系畢業,江辰醫學系本碩連讀得念七年,但由於表現好,第四年就已經開始在X大附屬醫院各大科室實習。
    那時江辰對我可真好,一看我拿到了畢業證書就說要娶我,當然主要也是因為我在他忙得水深火熱之際老是臆造了一堆所謂社會菁英分子去嚇唬 他,比如說,每天幫我開門的主管(原型是我們公司的警衛,我老忘了帶大門出入卡),老給我送花的經理(原型是樓下賣花的,晚上我加班加得晚,回家老遇到他在丟賣不出的殘花,在我的強烈暗示下,他就把花送我了),請我看電影的客戶(原型的確是客戶,我也的確看了電影,只是看  完要給他們寫宣傳文案)……藝術創作需要原型。
    江辰一聽我如此受歡迎就急了,他說他大學送了四年的早餐不能白送,還是結婚吧。
    我恬不知恥地答應了。我的心思很簡單,X大醫學系全國排名第一,江辰年年拿獎學金,就是一毫無懸念的潛力股,我得儘快將他拿下,待他成  了績優股,我就是共患難的糟糠之妻,敢讓我下堂我就敢分他一半財產。
    當然,其實最簡單的心思是我很愛他,我怕他被人搶走了。有一次我去他實習的醫院找他,一個小時內看到三個病患留名片給他,其中一個還是男的。這個社會太可怕,而江辰的魅力又男女通殺。
    只是那時的我被電視劇和小說荼毒得差不多了,以為我的愛情所向披靡,而江辰他媽讓我知道,我的愛情一經胡攪,隨便轉移。
    江辰他媽在某個風和日麗的中午,拜訪了我媽,我媽作為一名職業家庭主婦,在我家的地位堪比武則天,但我第一次見到我那彪悍的媽媽如此手  足無措,如此不自覺地低聲下氣。平心而論,江辰他媽並沒有什麼過分的言論,也沒掏出一張支票說妳離開我兒子,要多少錢妳說。她很淡然地和 我媽商量著結婚的習俗,只是態度中流露出的紆尊降貴讓我媽戰戰兢兢,我在一旁看著我媽搓著手說我們都配合都配合,心裡跟泡了老陳醋似的酸 軟。
    江辰他媽又單獨找我聊了一會兒,給了我幾頁紙說妳好好看看,同意的話就簽個名。是一份婚前協議書,大概內容是什麼我與江辰結婚不是為了  他家的錢,離婚的話也不能分財產之類的。
    我當時就納悶了,他爸也就一小鎮的鎮長,是能有多少錢啊?至於跟演電視劇似的嗎?只是後來我才明白,官不在高,會貪則靈。
    我已經忘了我當時想了什麼,有可能是愛情和自尊之類偉大的東西,後來實在拿不定主意,就去問了我爸,我只能說,這是歷史性的錯誤。
    江辰他爸是我爸的非直屬長官,我爸覺得平日裡被這些長官欺壓得夠窩囊了,長官家屬竟欺壓他的家屬,這是極其無法忍受的事情,於是他說妳敢簽我就跟妳斷絕父女關係。
    於是我又做了另一件蠢事,我把協議書拿給江辰,讓他還給他媽,江辰勃然大怒,回家跟他媽吵了一頓,他媽後來給我打電話,大意是,妳敢和  江辰結婚,我就敢死在你們婚禮上。當時我社會經歷尚淺,立馬被她唬住,完全沒想到有別的解決方法,比如說不舉辦婚禮,讓她找不到地方死……
    結婚的事就這樣不了了之,後來也不知怎的,大概開始工作忙起來,我忙著被經理罵,江辰忙著上課和實習。再大概是心裡有了芥蒂,我不停地  找江辰麻煩,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無理取鬧,用試探他的容忍度來試探我們的愛情。
    當我說,江辰我們分手吧。
    他沉默了很久後說,妳不要後悔,然後「砰」一聲甩門離去。
    我以為要相愛的兩個人分手,至少要有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比如說有了第三者,比如說突然發現我是他爸的私生女,比如說他或者我得了絕   症……但其實不用。不安、忙碌、疲乏,就夠了。
    我們就這麼分了,挺奇妙的,原本說好一生一世的兩個人,瞬間就毫不相干,很長一段時間裡,我都懷疑是不是誰將我們按了快轉,害我漏掉了一些非分手不可的情節。
    我和江辰的分手,我爸是最樂的,他大概覺得這是他與領導階級對峙的一次完勝。但之後我一直找不到男朋友這事使他覺得勝利的果實有時也是苦澀的。
    所以我猜我爸對江辰的感覺是複雜的,一方面他希望有人接手我這個滯銷品,一方面他又覺得寧願讓我滯銷也不願賣給江辰,他的內心大概跟中  學課本裡大蕭條時期將牛奶倒入河裡而不分給窮人的資本家一樣煎熬。
    我沒有告訴我爸,其實人家壓根兒也沒想跟你買。

創作者介紹

未來書城的部落格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