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21克》
伍薰◎著 蚩尤◎插畫
發行日期:2012年1月19日 售價:220元


特色

倪匡科幻獎、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佳科幻/奇幻長篇入圍獎 得主 伍薰 全新力作
輕小說新品種  萌愛☆星河☆幻想 絕妙合體 

台北星空 銀河系
尚書大人 X  25000年前的未來少女

一場穿越25000年的時空之旅,牽動宇宙間最大的秘密──謎樣的銀河之淚!

推薦

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 楊懿如博士 強力推薦!

Div、布丁、風聆、夏至、蚩尤、無患子、紫曜日、貓邏  八大新星 聯合推薦
如mikly way般清冽的文字,誠意推薦——無患子

簡介

台北星空 銀河系
尚書大人 X  25000年前的未來少女

文台樓頂。

一陣風吹過,將她的馬尾吹散,飛散的髮絲拂過她的臉;在他眼底,她的雙眸反射著依稀的光亮,看來,就像是黑夜裡閃爍的星辰那般美麗。

一堂地球科學課、一個巴掌、一張銀河古典CD,促成了一件影響深遠的事件降臨在我們的生命裡……

這件事情,就叫做「穿越時空到銀河系」

光年魚、弓角觬、黃葉蝓……動極星、熾冰星、半人馬座α……

高特聯邦VS.泰格帝國,一場星際大戰牽動宇宙間最大的秘密──謎樣的銀河之淚。

只是…為什麼我這個21克要附身到仿生寵物身上啊!

還有,主人,妳…妳身上只披著浴泡耶…… 

 「不論多麼痛苦的事,只要能循著正確的道路前行,即使赴湯蹈火,也能一步步接近幸福。」
──宮澤賢治

生命,在許多被認為「不可能」之處衍生出了「可能」,星空傳遞的訊息,我們要一起守護。
──藍焰雪

愛,沿著星空的圓頂軌道降落。命運的相逢,那些點點滴滴的回憶,都變成了星辰,永遠將在我的心中,發光發亮。
──江尚書

經典簡介

故事取材自(日本)宮澤賢治  著 《銀河鐵道之夜》。

作者簡介

作者/伍薰 

倪匡科幻獎得主、全球華語星雲獎最佳科幻/奇幻長篇入圍獎得主

熱愛生命科學,對演化著迷!曾在動物園與百獸為伍

雖然不是Superhero,不過也做過拯救地球的工作

歷任科學節目、動畫、漫畫編劇

目前致力於奇幻科幻小說創作

目標是寫出好看又有獨創性的好故事!

http://www.wretch.cc/blog/braveheart2 

繪者/蚩尤 

1983年生,曾任動畫師,電玩遊戲美術。2002年成立 Amatiz 工作室,現任自由創作家,各家遊戲公司外包美術設計,聯成PAINTER講師,目前致力於原創漫畫。

經歷:

CG SMART1CG SMART 聯展

受季刊S邀稿刊登於 14. 15

畫冊Gorgeous(個人出版)

畫冊Purity(個人出版)

畫冊Unlimited(個人出版)

blog.roodo.com/amatizqueen

販售資訊

1.19金石堂網路書局、博客來網路書局

79折 | 好康報報:隨書附贈星空行事曆

請點選圖片進入訂購頁

  


1.19 發售
全省各國各大書局、網路書店販售



試閱

我們都拿著一張單程票,乘上航向未來的船

以歲月揚起風帆,越過一道道不可逆的浪

拚了命地航向那座名為進步、卻永遠位於前方的燈塔

卻也在不知不覺間,遺忘了那些熟悉的曾經

 

我們遺忘了初戀偷響電話的夜晚

遺忘了用筆寫著情詩時,指尖的感觸

遺忘了手腕上運行的指針滴答聲

也遺忘了小雜貨店裡,柑橘飄散的芸香

 

當我們連夜晚的漆黑都一併遺忘的時候

是不是,也遺忘了漆黑的夜空裡,始終眨著眼閃爍的群星?

 

航程一  你,親眼看過星空嗎? 

「……Velociraptor, like other dromaeosaurids, had a large manus with three strongly curved claws……」

女同學清脆的聲音透過黑色的布幕飄蕩過來,布幕的下緣隨著微弱氣流緩緩擺盪。除了演講中的女聲,空調的嗡嗡聲,以及千百道細碎而此起彼落的耳語形成的轟轟聲――典型的高中禮堂氛圍。

「呼――

他大口深呼吸,抬起頭,試圖把目光焦點固定在天花板那些鹵素燈上,努力抑制自己渾身的戰慄。他感覺心臟撲通撲通地快要跳出胸腔,甚至傳進耳朵裡的聲音此刻都顯得有些不真實。

坐在一旁某張木桌上的評審老師抬起頭,對著身旁一位女同學吩咐幾句,女同學立刻朝這邊走了過來。

「同學,下一個輪到你,該準備囉!」她微笑著傳達後轉身離去。雖然是上一秒的事,他卻連她的臉長得是美是醜都沒有印象。

「這樣緊張下去不行啊!嗯,得想辦法轉移注意力……

他感受著充斥全身的微微酸楚,以及伴隨而來的無力感:「趕快再複習一遍……咦?『事件視界』是Event horizon,還是Event horrezon?明明背得滾瓜爛熟的,怎麼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卻完全想不起來呢?趕快想起來啊……」

這時他聽見布幕外側響起了如雷的掌聲,慌張地抬起頭,發現評審老師正看著他,握著紅筆的那隻手轉了一圈,指向布幕外。

「下一位參賽者,一年七班,江˙˙書!」當司儀對全場觀眾唸出這個名字的時候,他感覺到禮堂裡許多人都笑了。隱隱約約地,好像從他班級的位置傳出呼喊聲。

「這,這個……」他還在遲疑,但評分老師不知何時已經站到他身後,將他往左前方猛力一推,下一瞬間,他已經穿越布幕,來到舞台上。

他一站上舞台,整座禮堂的轟轟喧鬧聲頓時變小了些,俯瞰過去,許多原本低頭哈拉的同學,此時紛紛抬起頭來注視著他,千百隻眼睛全都盯著他,令他感到格外不自在,江尚書感覺自己幾乎快要窒息……

「不管了,趕快講完趕快閃人吧!」他硬著頭皮走到舞台中央,深深一鞠躬,調勻呼吸,把嘴靠上麥克風:「Good……Good……」一開口,江尚書發現自己竟然連午安的英文該怎麼說都忘了。

「快想起來啊!江尚書,你這個笨蛋!」他懊惱地拼了命回想,儘管他心急如焚,但此刻卻全然想不起這句再簡單不過的開場白。

禮堂又變得更安靜了,三個年級將近一千六百人,此時全都停止了交談,以一副看好戲的心態盯著他。

Good……Good……」還是一樣,不論他怎麼懊惱、怎麼想破頭,就是講不出那句簡單的Good afternoon。他就站在舞台中央,雙手緊握著麥克風,卻始終說不出第一句話。

因為所有人都注視著舞台上的江尚書,坐在一樓的訓導主任突然發現這個場景有些陌生――儘管千名學生在場,竟然鴉雀無聲。

然而這陣沉默並沒有維持多久,很快地學生們又開始竊竊私語,而且聲響快速放大。

Good……Good afternoon, my name is……」好不容易終於擠出了第一句問候語,江尚書卻察覺到不對勁,因為禮堂裡有一半的學生望著他時,臉上都露出訝異的表情,還有一大部分的學生不自在地別過頭去,有人甚至乾脆摀住臉。

哄鬧聲愈來愈大、愈來愈大,坐在最前排的一位女同學終於忍不住發出穿腦魔音般的尖叫。

「啊――變態啊――」然後她摀著臉跑向禮堂出口。

「嗚――好討厭啊――」江尚書還來不及反應,第二位女同學也跟著發難,接著第三、第四、第五位紛紛起而效尤。

他還不明就裡時,突然一個筆記紙揉成的紙球砸中他的臉,接著許多橡皮擦、紙團如雨點般朝他飛來。

「咦?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伸手擋住自己的臉,想不到一低下頭,連他自己也大吃一驚:「什麼!」

他的腳丫,原本應該穿上球鞋,上頭蓋著卡其褲管,但踏在舞台上的卻是兩隻光溜溜的腳掌(上面的腳指甲許久沒剪),卡其褲不翼而飛,但見長滿腳毛的小腿。

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他小心翼翼地沿著小腿再往上看、再往上看……

「啊――

江尚書發現自己竟然全身赤裸,赤條條、一絲不掛地站在舞台正中央!

「怎麼回事?」看見台下的男學生們全都怒氣沖沖地跑向舞台,江尚書趕忙轉身朝後台奔去,絕望地抱頭吶喊:「這是怎麼回事啊!」

這時有一隻手搭上他的肩膀。

「別跑!」他被肩膀上這股力道猛然拉扯,一時間失去平衡,整個人就朝著舞台布幕撞上去,頓時眼前一片漆黑,同時間,他隱隱約約聽見哄鬧的禮堂外響起了連串沉厚的鐘聲。

「噹――――――――

「噹――――――――

下課鐘響?

 

「噹――――――――」十六個音符組成的上課鐘聲已經步入尾聲。

江尚書猛然地抬起頭,發現自己置身於教室內,這才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好險!」

幸好只是一場夢,否則他還真不敢想像,萬一他真的赤身裸體去參加英文演講比賽,別說當晚可能成為電視新聞的頭條,禮堂裡那驚天動地的一幕,肯定早就被幾百支手機錄下來,立刻上傳到Facebook、噗浪以及水管(Youtube),成為網民們津津樂道的話題,大家紛紛從不同的角度推測這個事件的發生原因與影響,話題甚至會延燒到最早尖叫的那兩個女同學、以及最早衝上台的男同學;而隨著話題愈炒愈火熱,肯定不久就會有熱心網友整理出包含了最清晰的關鍵視訊、各方說法的「懶人包」……

「幸好只是一場惡夢。」江尚書心有餘悸地感嘆著。雖然安迪˙沃荷曾在上個世紀預言:「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鐘。」但如果是這種成名法,那還不如默默無名來得好啊!

「說來說去,全都怪阿傑和阿砲這兩個傢伙!」江尚書喃喃自語:「都說不要亂講了……

上週的班會,導師表示一年級的每個班級都必須派人去參加校內英語演講比賽,教務主任希望每個參賽者都能準備特殊主題,結果阿傑和阿砲這兩個傢伙竟然一搭一唱,胡謅著什麼:「尚書大人是個喜歡天文學的好孩子呢……」之類的鬼話,以致於班導師與全班同學就不約而同地達成共識:「交給他準沒錯!」

「什麼嘛?這不是民主的時代嗎?應該要有多元意見啊!」雖然當時他立刻抗議,不過在多數凌虐少數、少數服從多數的表決制度下,江尚書以百分之百的得票率,獲選為一年三班的英語演講代表。

從此這件事情就困擾著江尚書,雖然天文方面的科普知識對他不構成難題,但要在玉成高中全校一千六百人面前演講,從小到大他還沒有這種體驗,念茲在茲,也難怪會在午休做這種惡夢。

江尚書起身,擦了擦右手臂上的口水,抬起頭,赫然驚覺偌大的教室竟然空蕩蕩的,除了自己,就沒有別人了。

「咦?」他趕忙從抽屜翻出手機,「啊!該死!一點四十一分,都上課了!」他從手機裡調出課表,定神一看:「啊!糟了,這一節是我期待已久的地球科學特別教學啊!」

他趕忙抓起課本,嘴裡忍不住嘀咕著:「阿傑、阿砲真是不夠意思,竟然叫也不叫一聲!」接著就拔腿狂奔。

特別教學的地點在隔壁棟「進學樓」的頂樓,江尚書急急忙忙地穿越過三樓空橋,接著跑上通往頂樓的樓梯。

「呼――要趕在老師來之前到達。」江尚書握著扶手,在兩段樓梯之間的平台高速轉身,跨上最後幾階樓梯。頂樓有個小玄關,玄關門外約三十公尺遠聳立著一個直徑約二十五公尺的半球形物體,表面漆成淡淡的青色,這就是地球科學課的教學場所,入學以來,他憧憬萬分的地方。

只剩下三十公尺了!

「啪!」

就在他踏上最後一級階梯,玄關門外突然傳來一聲脆響。江尚書硬生生停下腳步,只見門外一個男學生捂著左臉頰,向後退開一步。

男學生對面,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學生剛剛放下右手。

「不是吧?上課遲到也就算了,為什麼我還得恰巧撞見這種清純校園偶像劇裡常見的情景啊?」江尚書暗自感嘆的同時,那個男學生卻轉身向他走來,他的制服上繡了三條槓,是三年級的學長啊。學長惡狠狠地瞪著江尚書,握起拳頭,正要開口……

「你在這裡做什麼?」那個綁著馬尾的女學生也朝他看過來,她的制服上只繡著一條槓,表情雖然是一副凶巴巴的模樣,但那對充滿怒氣的雙眼卻充滿一種獨特的神采,嘟起的嘴巴清楚表露出不悅,但卻無礙於她的美麗。

江尚書伸出手指著遠處那棟半球形建築,淺淺笑道:「上課,不打擾兩位了。」說罷,他逕自邁開大步,穿越兩人之間,將目瞪口呆的兩人拋在腦後。

「唉,長得那麼漂亮,卻凶巴巴的。」他暗暗想著,同時已經走到半球形建築門口。江尚書忍不住抬頭仰望了圓頂一眼,嘆道:「天文台,如果每天都能在這裡上課,不知該有多好!」

江尚書的指尖接觸到金屬門把的瞬間,一陣突如其來的刺痛麻感立刻傳入他的指尖,使他反射性地將手從門把上抽走,看來像是摸到了滾燙的湯鍋一般。

「可惡!又被電了!」他不禁咒罵了一句,「現在明明是春天啊!」

從小他就飽受這種帶電體質困擾,舉凡門把、窗戶等種種金屬器物,往往在他指尖接觸到的瞬間,毫無預警地被靜電電一下。尤其在乾燥的冬天,幾乎是每天都會碰到的窘境;但即使在春季,他的身體仍舊時常帶著靜電,使他常常在同學面前突如其來地表演一場「痙攣秀」。

「唉――這種碰什麼都觸電的體質,為什麼偏偏就是不會對女生放電呢?」他有點哀怨地拉開門,走了進去。

天文教室裡一片漆黑,卻滿是喧鬧聲。江尚書沿著長長的甬道摸黑走進去,才沒走幾步路,兩旁的甬道突然消失了,他感覺自己來到一處寬闊的空間裡,同學們嘰哩呱啦的講話聲在室內繚繞著,他要再繼續向前時,突然臉上一陣痛!

「噢!」

同學頓時哄堂大笑,他則捂著鼻子向後仰,整個人跌坐在地毯上。等到他的雙眼能適應室內的環境,才發現自己剛才撞上了這間天文教室中央的一座柱狀儀器。

「這是?」熱辣辣的疼痛陸續從鼻子和臉頰上傳開,江尚書的注意力卻全都放在眼前這座柱狀儀器:「這該不會就是……

「尚書!這裡!」這時從他的右方傳來一聲叫喊,他轉過頭,發現死黨阿傑和阿砲正向他招手,兩人中間還空著一個位置,看來是特別替他留的。

這間天文教室像是個小型的球形運動場,除了進入教室的甬道以外,其餘空間則由五層環形的椅子層層布列而成,椅子上現在全都坐滿了學生。

等到江尚書坐到兩個死黨中間才發現,對面半圈的那幾層椅子坐的都是自己不認識的同學:「啊,對面怎麼……」他不禁暗暗叫苦,難道方才自己做的全裸的惡夢並不是夢境,其實他已經來到了一個陌生的時空嗎?

「廢話!我也不認識啊。」滿臉雀斑的阿砲拍著他的肩膀道:「上回莊老師有交代,這堂課我們要跟八班一起上,才能湊滿使用這間教室的人數。」

「原來如此。」若非阿砲提醒,江尚書幾乎忘了這回事。

一旁的阿傑則揶揄道:「我說,尚書大人,你剛剛是不是在教室睡到翻,到現在都還沒恢復清醒啊?」

「你們還好意思說!」江尚書略顯惱怒地道:「明明知道我睡過頭了,也不叫一下,從國中到現在的四年交情就這樣喔?」

「嘿嘿,我們也不是不想叫你啊!」阿傑道:「可是當我們看到你在睡夢中嘴巴也一直動來動去,想說你是不是正在夢中跟哪個正妹玩親親,做哥兒們的這種時候打擾你,豈不是太不上道啦!」

阿砲的手臂突然從後方緊緊扣住江尚書的脖子,把他的頭壓得低低的,道:「從實招來,是不是瞞著我們交了女朋友?」

「怎麼可能啊?」江尚書努力地掙脫,抗議道:「託了你們兩個的福,我光準備下個月的演講比賽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

抗議到一半,一道光芒映入江尚書的眼簾,在適應了天文教室幽暗的環境後,外頭的陽光這時刺眼得令他難受:「莊老師來了!咦?不對。」

在刺眼陽光照映下,一個苗條的剪影緩緩走進天文教室,江尚書從衣服的輪廓判斷,應該是個女同學。

女同學不像江尚書那麼莽撞,進入教室後,在甬道末端佇立了好一陣子,才走向八班所在的那半圈,挑選了位於江尚書正對面的一個空位,緩緩地坐了下來。

「啊!」

她抬起頭的時候,江尚書不由得發出訝異的驚呼。原來剛剛走進來的人,就是在外頭狠狠甩了學長一巴掌的那個馬尾女孩。

馬尾女孩自然也發現他了,那對有著長長睫毛的大眼睛,狠狠地瞪了江尚書一眼,然後把臉別開。

「怎麼?尚書大人。」阿傑看見馬尾少女的反應,忍不住問:「你是不是在外頭把人家怎麼樣啦?人家在瞪你耶!」

「我就知道,還說沒有偷交女友……」阿砲偷偷地道:「下次叫對面的美女也介紹幾個她的同學給我和阿傑認識啊!」

「唉。」江尚書立刻抗議:「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誰會對凶巴巴的女人有興趣啊?」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不過江尚書還是忍不住又偷看了馬尾少女一眼,卻恰好發現馬尾少女也正盯著自己。少女美麗的臉蛋上仍舊是不悅的表情,剛與江尚書眼神接觸,她又立刻別過頭去。

「哼!裝什麼神氣嘛。」江尚書忍不住嘀咕。

這時又一道刺眼的光線閃過江尚書眼前,地球科學的莊老師快步進入教室。她不理會教室裡兩個班的學生那快把圓頂掀起的吵鬧聲,而是拿起遙控器,把教室僅有的最後一點光線也關掉,頓時偌大的教室沉浸在全然的漆黑之中,學生們則藉機發出更大的喧鬧聲。

之後,十秒過去了、二十秒過去了、三十秒過去了……天文教室依舊在一片黑暗裡維持著哄鬧的局面。直到一分鐘過去了,大夥才發現似乎有什麼不對勁。

「咦?老師怎麼一直沒有講話?」

「該不會昏倒了吧?咦?怎麼……

大家議論紛紛的同時,不約而同地抬起頭,卻發現到幾百個小小光點,已經悄悄地在他們頭頂的那片漆黑之中閃爍著。

「哇――」天文教室裡的同學全都不約而同地發出了輕聲讚歎,原本七嘴八舌的哄鬧聲,在不知不覺間消散。

漆黑夜空中的千百顆明星,此刻像害羞少女的眼神,此起彼落地閃爍著,整個銀河系的光芒,彷彿都被收集在這個穹頂裡頭。整片浪漫的星空,映在江尚書睜大的瞳孔裡,熠熠生輝,這景象令他內心滿是感動!

大夥全被這曼妙的影像所震懾,久久說不出一句話,因此所有人都屏氣凝神,加上空調風扇緩緩送出的涼風,形成了一種奇特的氛圍,讓人誤以為自己就躺在草原上仰望著美麗的夜空。

「你們的反應已經給了我最好的答案。」莊老師溫婉的聲音傳入眾人耳裡,她輕聲地問:「很美吧?」

「嗯。」在這綺麗的境地之中,大聲說話似乎成了一種罪惡,兩個班級將近七十個學生,全不約而同地選擇低聲回應。

在這份美妙氣氛的催化下,江尚書望著滿天星斗,深刻理解了為何眾多古文明,對於星空都各自有一套屬於他們的神話。那是因為,星辰排列成的輪廓,像極了人們生活所接觸過的人、事、物,希臘如此、印度與中國也都是如此;江尚書甚至察覺到,就連他自己都可以想像出一套屬於自己的星座,好比此刻映入他眼底的十二顆星星,排列起來就像綁著馬尾的少女的側臉……

一想到此,江尚書就忍不住偷偷望向一年八班那位凶悍的馬尾女孩。但由於室內幾乎沒有光線,他隱隱約約只看到幾團淺淺的白色光暈,那是白制服反射微弱光線的緣故。

當他再度抬頭看,天頂上的星星已經少了許多,只剩下稀稀疏疏較為明亮的幾顆星。老師的聲音再度響起:「有誰能夠告訴我,哪顆星是夜空裡最明亮的星星?」

「噢!天文這種問題,當然要交給我們尚書大人啦!」阿砲立刻高聲地薦舉江尚書。

「誰?」莊老師遲疑地問。

「江尚書!」阿砲的聲音再度傳出:「他代表我們班,以天文為主題參加英語演講比賽喔……噢,痛!」

「還不是你害的!」江尚書暗暗地給了阿砲一拐子。

「好,江尚書。」老師的聲音在星空裡飄蕩著,「既然如此,你應該知道答案吧?」

「嗯……」江尚書清了清喉嚨,道:「是天狼星。」

「沒錯!」隨著老師的聲音,天頂上突然只剩下一顆星星在閃耀,過了幾秒之後,其他的星星才又恢復了閃爍,而果真如江尚書所說,其他星星的亮度全都不如天狼星耀眼。

「哇――尚書大人真機靈!」一旁的阿傑忙著答腔,全班的同學聽了全都輕聲笑了出來。

「唉,又來了。」一切都肇始於某部不斷在有線電視台播放的九零年代喜劇片,打從他升上國一的那天起,「尚書大人真機靈!」這句話已經跟了他整整四年,不論他表現是好是壞,周遭同學、死黨對他的評價,永遠只有這一句話:「尚書大人真機靈!」到現在,他已經分不清這到底是稱讚,或者是貶抑?

就在江尚書低頭自怨自艾的同時,他赫然聽見正對面一年八班的位置那兒,竟然也傳來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那不是她的聲音嗎?」他回憶起那位馬尾少女甩了學長一巴掌之後,對自己說的那句「看什麼看?」雖然一則是怒斥,一則是笑聲,但他分辨得出來,兩者的音質是相同的。

「再怎麼凶悍的女孩也有笑的時候嘛。」他不禁這麼想。

「那麼,誰知道,我們地球的自轉軸正對著哪顆恆星呢?」莊老師繼續問問題,每一個問題的答案都對應著一顆獨特的星星。

江尚書在這片燦爛的星空下,以及對面女孩悅耳的笑聲裡,度過了一堂美妙的地球科學課,平常感覺度分如年的五十分鐘,竟然一眨眼就過去了。

直到外頭隱約傳來下課的鐘聲,老師才停下講解,道:「關於我們的夜空還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沒能告訴你們,不過,同學們,有時候別光靠老師教,自己去探索有趣的知識也很重要喔!在下課前,有個作業……

「哦――」一聽到作業,兩個班級的學生倒是非常有默契地發出了哀嚎,不過莊老師向來不是輕易會對學生妥協的類型,她「啪」一聲打開了日光燈,室內頓時恢復明亮,一大堆還仰躺在椅背望著天空如癡如醉的女學生趕緊拉了拉裙子、坐起身。

「這次的作業是……」莊老師吩咐道:「你們回教室,或者回家之後,好好想想,你們活到十六歲的今天,是否親眼看過像在這間教室裡看到的,美麗而純淨的星空呢?」

「齁,那還用說嗎?」隔壁的阿砲立刻發牢騷,不過江尚書對他接下來又說了些什麼卻毫不關心。

老師的這個問題,確確實實地命中了他心底的要害,讓他感覺心頭酸酸的,好像有微弱的電流竄過,內心悸動,卻也不知怎地,一股莫名的愁緒就此湧現,他喃喃自語:「是啊!我……

我親眼……看過這樣的星空嗎?

──故事未完 

創作者介紹

未來書城的部落格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sps200641
  • 蚩尤!!!!!!!!!!!!這次封面也超美!!:D
  • 沒錯沒錯,小編昨天有去印刷廠看印,連師父都對美少女"歐絡"喔!!XD

    未來書城 於 2012/01/10 10: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