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

而就在護士們拆下床腳固定器,要將媽媽連床帶人推入急診室之時……此刻,哥哥卻突然提高音量,問了媽媽一句話,一句讓我永難忘懷的一句話。

「媽媽,是爸爸害的吧?」

「啊?」滿臉痛苦的媽媽,登時愣住。

「妳會生病,都是爸爸害的吧?」

「不是,咳咳!」媽媽痛得滿臉是汗,但她聽到哥哥這樣說,仍然拚命伸出手,想要解釋什麼,「大行,不是,你不要怪爸爸。」

「我知道,都是爸爸害的。」哥哥抿著嘴,拳頭握得好緊,「如果爸爸不要離開這裡,如果爸爸不要老是想要做什麼大事業,妳就不會生病了。」

「不是,咳!不是,咳咳!你不要怪你爸爸,你爸爸不是……」媽媽臉色惶急,她想要解釋,但醫護人員們已經將媽媽愈推愈遠。

「千萬不要……」

最後,在我和哥哥的目送下,媽媽被推入了手術室,最後「砰」的一聲,手術室的門用力關上。

手術室門一關,瞬間回到了死寂般的靜默,深夜病房外的走道上,只剩下我和哥哥兩人。

「哥哥,媽媽會沒事吧?」我轉頭看著這個高我十公分的哥哥,扁著嘴,就要哭出來。

「會沒事的。」哥哥昂著頭,拳頭握得很緊。「一定會沒事的。」

「真的?」我快哭了,手裡再次緊抓著「勇敢石頭」。「你不會騙我吧?」

「真的,哥哥哪一次騙過你?」哥哥抿著嘴,眼神注視著前方。「一定會沒事的,你要勇敢。」

雖然這一秒鐘,我想起哥哥怎麼可能沒騙過我?我的整袋彈珠,我的零用錢,甚至是我的作業,都被哥哥騙走過。

但這一秒鐘,我卻好想相信哥哥。

因為我一點都不想要媽媽離開,一點都不想。

哥哥,還是騙了我。

那道手術房的門後面,媽媽沒有走出來。

媽媽終究還是沒有走出來。

那個晚上,我的手,完全沒有鬆開,完全沒有鬆開媽媽給我的勇敢石頭。

而相較於我的軟弱與哭泣,哥哥卻始終保持著一種憤怒般的冷靜,除了他曾消失的十分鐘。

當十分鐘後他回來時,臉上帶著紅腫,眼眶泛淚,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只知道從那天晚上開始,他抿嘴的次數更多了,握拳的次數比以前更頻繁了。

我也知道,從那晚以後,我們再也不會有媽媽了。

一個睡覺前,我們總會爬到她身上,撒嬌著,撒賴著,直到她笑著斥責我們快去睡覺的媽媽了……

再也不會醒過來了。

爸爸回來,已經是四天之後的事情。

他當時正在偏遠地區巡視,電報花了一天才通知到他,當他趕回機場,機位又該死地客滿,於是他在機場裡頭,打了兩個晚上的地鋪,才終於上了飛機。

然後,他到家了。

這一秒鐘,我懷疑,我看到的是不是爸爸本人?

爸爸變得,好老。

好累。

白頭髮,好多。

那個始終意氣風發,始終豪氣萬丈,自認男兒應該志在四方,天下唯我所用,無所畏懼的爸爸。

如今看起來,卻像是一個落了水,全身溼淋淋的小狗。

他孤單地坐在媽媽的靈堂前,一直孤單地坐著,因為哥哥沒有走過去,也不准我靠過去,而那些來來去去的親戚,則更讓爸爸的背影顯得孤單。

直到,一個人的出現,才讓情況發生了改變。

她是小姑姑。

她是爸爸唯一的妹妹,她生存在競爭最激烈的臺北城裡,一身俐落的套裝,結合幹練與驕傲,還是一個不婚主義的新時代女性。

爸爸看到她,雖然兩人一句話都沒說,但我感覺到爸爸的肩膀,在那一剎那,鬆了下來。

那是一種終於見到可靠親人的鬆懈,因為小姑姑終於來了,這個與爸爸從小一起長大,相依為命的小姑姑終於來了。

小姑姑什麼也沒說,對著靈堂上的媽媽拈香致意之後,就坐在爸爸的旁邊,然後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一塊麵包和一罐飲料,遞給爸爸。

「吃些。」小姑姑擺了擺手上的麵包。

爸爸搖頭。

「我了解你,你這幾天一定什麼都沒吃。」小姑姑手沒有縮回,伸得直直的。「快吃點,我可不想看到你的照片也被擺到桌子上,旁邊還點上白蠟燭。」

「妹……」

「快點,你不會想要一走了之,然後把你兩個兒子,丟給我照顧都不管了吧?」小姑姑是除了媽媽以外,對爸爸最有辦法的人。「這樣的話,我要虐待你兩個兒子喔。」

聽到這裡,爸爸不禁苦笑一下,終於,他拿起麵包和飲料,吃了一口。

看見爸爸吃了東西,小姑姑鬆了一口氣,然後把目光移向我和哥哥。

「這兩個小鬼長這麼大啦。」小姑姑歪著頭看著我們。

「嗯。」

「哥哥,你叫大行嗎?過來。」小姑姑對哥哥招了招手。

哥哥眼睛看著小姑姑和爸爸,身體卻完全沒動。

「不肯理我啊,那小隻的呢?你叫做小列對吧?小姑姑上次看到你的時候,你還剛上小學而已。」小姑姑笑起來,眼睛瞇瞇的和爸爸好像。「你過來。」

我想過去,但哥哥卻一把抓住我。

我的力氣比不上哥哥,也不想背叛哥哥,於是我的腳又縮了回來。

「哎啊啊,不准弟弟過來啊。」小姑姑歪著頭,看了我們幾眼,然後轉頭對爸爸說。「我說,我的老哥啊。」

「嗯?」

「你怎麼生了一個和你小時候幾乎一模一樣的兒子啊。」姑姑笑了起來。「好牛的脾氣。」

「有嗎?」爸爸再次苦笑。

「你小時候有多牛?問我最準啊。」小姑姑再次起身,走到媽媽的靈堂前,雙手合十。「所以,我決定要再拜嫂嫂一次。」

「啊?」爸爸抬起頭。「妳幹嘛?」

「我要和嫂嫂說聲佩服。」

「佩服?」

「佩服她明明面對一頭大牛和兩頭小牛,卻可以把大家照顧得這麼好。」小姑姑雙手合十,朝著靈堂的媽媽用力鞠躬。

「妹。」爸爸的語氣微微哽咽了。

因為這一刻,我知道我們都想起了媽媽,那段媽媽還在的日子。

「然後,我也要請她教我幾招。」

「教妳幾招?」爸爸表情疑惑。

「因為這兩隻小牛,以後就要歸我管啦。」小姑姑笑得好溫暖。「我得拜託她在天之靈,多保佑我啊。」

「歸妳管……」爸爸突然聽懂了小姑姑的意思。「難道妳要照顧他們……」

「不然勒?」小姑姑瞪了爸爸一眼,「你在大陸的工作能說停就停嗎?你就算馬上回臺灣可以找到工作嗎?沒工作賺錢要吃什麼?我們兩邊都沒有可以照顧小孩的老人家,所以當時嫂子才決定自己帶,不是嗎?」

「嗯。」聽到小姑姑談到現實的經濟問題,爸爸啞口了。

「所以囉,這兩隻小牛就先歸我管,然後等你可以回臺灣了,再還給你囉。」

「妹,謝謝。」爸爸聲音哽咽,因為這裡只有他最了解,小姑姑做出這決定必須付出的代價,「謝謝。」

以小姑姑的外貌與能力,從小到大從不乏追求者,她之所以選擇不婚,絕非她嫁不掉,而是因為她想要過自己的生活。

優雅,聰明,簡單,那種沒有男人任性的吵鬧,沒有家庭負擔的獨生生活。

如今,她卻願意犧牲自己的生活,來照顧兩個姪子。

兩個小孩是多麼可怕的存在,光想就會讓所有單身女性不寒而慄。

「別謝得太早啦,我還是會工作,還好這兩頭小牛在嫂子的照顧下,已經上小學了,不用整天追著包尿布了。」小姑姑再次雙掌合十,對媽媽的照片用力鞠躬。「嫂子,別擔心太多喔,妳老公雖然不可靠,但有我來啦。」

嫂子,別擔心,有我來啦。

這一秒鐘,我彷彿見到靈堂上媽媽的照片,勾起一抹放鬆的微笑。

「謝謝。」爸爸語氣哽咽。「謝謝妳,妹。」

而我看著小姑姑與爸爸,再看了看媽媽的照片,突然間,我懂爸爸為什麼一看到小姑姑,肩膀就會鬆懈下來。

因為她是小姑姑。

小姑姑,妳終於來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未來書城的部落格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