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離開後,留下我和哥哥在小姑姑家裡。

我們兩個安靜快速地洗了澡,然後關了燈,躺在小姑姑家的床上,這張床和我在老家睡得都不一樣,好軟,軟到就像是躺在水上。

在這片朦朧的黑暗中,我眼睛睜得大大的,盯著全白的天花板,忍不住開口。

「哥,你睡了嗎?」

「沒。」哥哥在我旁邊,簡潔地回答。

「好奇怪,明明覺得好累,但就是睡不著。」我說。

「我也是。」哥哥歎氣,我可以想像此刻哥哥抿嘴的樣子。

「哥哥,你講故事給我聽好不好?」我說。「像媽媽一樣。」

「我不會講啦。」哥哥語氣有點不高興。「我現在心情也不好欸。」

「那……我去找小姑姑。」我跳下床,往外跑去。

「欸,」哥哥喊了一聲,但我沒理他,就跑到了客廳內,那時小姑姑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臉上則蓋著一片薄薄的白色面罩。

「幹嘛?」小姑姑白色面罩下,只剩下眼珠可以轉動。「你不會被我嚇到吧?這叫做……」

「我知道,這叫做面膜,我媽也常用啊。」我笑,「這種常識我知道啦。」

「喔,所以電視上說小孩會被面膜嚇到,原來都是過時的老梗了。」罩著面膜的小姑姑,無法任意地移動臉上的肌肉,所以說話有點像是機器人。「那你幹嘛不睡覺,跑出來找我?」

「我睡不著。」

「睡不著?所以呢?」

「小姑姑,妳可以……妳可以那個嗎……?」

「男子漢大丈夫,說話不要吞吞吐吐。」小姑姑銳利的眼神看著我。

「妳可以,」我囁嚅地說,「講故事給我聽嗎?」

「講故事?」這一秒鐘,我可以感覺到小姑姑面膜下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對啊,像媽媽一樣,她超級會講故事,像是《地獄列車》的故事,《雙胞胎》的故事,《夜犬》的故事,《陰界黑幫》的故事,《抽鬼》的故事……」我對媽媽說過的故事,可是如數家珍。

「地獄?陰界?夜犬?」小姑姑的眉頭皺得更深了,我開始有點擔心她面膜下的眉毛,可能永遠無法鬆開了。「妳媽媽說故事的口味也太重了吧?」

「口味太重,是什麼意思?」我滿臉疑惑。

「沒事。」小姑姑起身,走向自己的書櫃,我看到書櫃上都是一些設計很簡潔的書,更寫著企管或基金之類的文字,幾乎都和故事兩字沾不上邊。「小姑姑這裡沒有故事書呢,怎麼辦?」

「對啊,怎麼辦?」我仰著頭看著高高的書櫃,也跟著苦惱地說。「該怎麼辦呢?」

「小姑姑正在敷面膜,你先去床上躺著,等一下我面膜敷完,再找故事書說給你聽,好嗎?」

「一定要來喔。」我認真地說。「打勾勾。」

「好,打勾勾。」小姑姑苦笑了一下。

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小姑姑遵守著她的諾言,小心翼翼地走進房間,坐到我的床邊。

「小列,你睡了嗎?」

「沒有。」

「大行呢?」

「……」哥哥沒吭聲。

「哥哥睡著了,那我就小聲講吧。」小姑姑打開了手上的那本書。「小列,小姑姑現在要講的故事書,其實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好像是你爸爸以前留下來的,他小時候一直有這些怪書。」

「嗯,那是什麼故事呢?」

「好像是一個和妖怪有關的故事。」小姑姑柔聲問,「小列,你會怕妖怪嗎?」

「我喜歡妖怪,我超喜歡妖怪,我不怕。」我好開心。「我想聽妖怪的故事。」

「那太好了,那小姑姑就要開始講了。」小姑姑微笑。「那我從書名開始講起……這本書就叫做……」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未來書城的部落格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