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羅曼史暢銷榜第二名!《胡笳(下卷)文姬歸漢》

Leidewen@著  管育伶@繪  | 出版日期:2012724

起點中文網 A級超人氣作家  百萬網友點擊擁戴  全新修訂版  兩岸首發

 三國最傳奇的一代才女;歷史,原來跟我們想的不一樣!

 胡笳(下卷)文姬歸漢    

原創力系列  售價:280元  |  ISBN:978-986-7584-90-8

 

簡介

「原來不用等來生,此生我就能恣意地愛你,把我欠你的全還給你。」

 亂世,兩軍交戰一觸即發,舉家遷徙逃難之際,丫鬟竟獨獨漏了這把夫君送她的古琴,「除了我,誰能真的在生命與琴之間做出選擇?」蔡琰堅持回頭取琴,卻害了無辜的人命,萬念俱灰,揮刀自盡,卻遇上了三生石上命定的「他」。

 原是一時心軟帶回草原救助,卻陰錯陽差地讓「琰夫人」被冊封成了單于此生唯一的「嫡閼氏」,本是無意卻上心頭,草原的蒼鷹,翱翔天際的王者,終也成了繞指柔,執子之手,談笑共赴生與死。

正牌的公主、冒牌的文姬、癡情的董祀、虎視眈眈的梟雄曹操,史稱文姬一生三嫁,命運坎坷。然,歷史本來就該這樣嗎?是自己造就了歷史,還是歷史造就了蔡文姬?她偏不信,定要與天爭命。

她,能否逃開歷史的巨輪?那命運莫不逼她放棄好不容易爭取到的一席之地;割捨珍愛並敬重自己的丈夫、孩子,回到波譎雲詭的漢地……

只因,她是──「蔡文姬」?

 

作者簡介

作者/ Leidewen

 Leidewen,典型巨蟹座宅女,唯一的運動就是手指在鍵盤上飛舞,任大腦在天空胡亂奔騰。於是寫字就成了她興趣、愛好,並且成為第二職業。

她熱愛從歷史中尋找漏洞,卻凡事不求甚解;她喜歡把電視頻道定在新聞,聽著各式各樣的陰謀陽謀,自己在生活中卻既不敏於行,也十分訥於言;她喜歡看美好的風光片,卻從不敢自己獨自走出去真實的看看世界;她愛美食,卻吃不了許多;她喜歡看熱鬧,卻十分地怕麻煩……這就是leidewen,十分笨拙的小P

 

繪者/管育伶

 阿管 |  A-Kuan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9%98%BF%E7%AE%A1-A-Kuan/341603999213793

 

網友強力推薦

這本書最有趣的就是賦予各種軼聞新解(如:蔡邕的焦尾琴和文姬聽音辨琴的典故),全書基本上按著所知的史料走,但過程與因果卻大不相同。另外,女主從小伴在身邊的董祀很萌,而衛仲道也很吸引人。  (—網友‧Jessica

 歷史上說文姬三嫁,本來以為本文會是BE(悲劇),但在作者巧手改造下,變成了HAPPY ENDING的甜文,一定要看到結局,非常令人驚喜,佩服作者的寫作功力。    (-網友‧貓兒)

 三個男主角,各有特色,很令人揪心哪,不過閱讀時要小心別站錯隊!    (-網友‧kathy

 女主本身個性清冷而且獨善其身的,前世只想當米蟲,穿越後也只想過好日子,於是因為這一點曾被陰間陸判還有她老爸蔡邕罵沒有風骨。但也就因為這種個性,所以才沒有被亂世的顛沛流離和困境擊倒,是篇兼具愛情滋味與淡淡勵志的難得好文。    (-網友‧菲奧娜)

 哪裡不穿,竟穿到亂世,而且還是蔡文姬這樣的悲情女主身上!不過,幸好這部小說卻把她的一生凹回幸福很多,多數章節是甜的或者有抱負的,不過也有些章節會很好哭,讀這本書,會有種做雲霄飛車的感覺,一會兒哭,一會兒笑,非常精采的一部歷史穿越小說。  (-網友‧Drft

  

網書首批限量贈品

胡笳珍藏限量書籤(5.4X16cm,長度不含流蘇,流蘇顏色隨機出貨,隨書附贈)

胡笳贈品書籤產品示意圖_下    

 

網書購買連結

博客來購買連結

金石堂購買連結7/19搶先預購

 

內文試閱

【下卷  文姬歸漢】

從衛家出來,蔡琰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要是布置不成,三年孝期一過,她就隨便找個男人嫁了,歷史能把她怎麼樣?

素兒在車裡偷看著蔡琰的臉色,心中略定,看來衛家的夫人把小姐說動了,正在考慮要不要也找點什麼話題來跟小姐聊聊,車突然震了一下,就聽到車外的阿蒙大叫一聲「少主」,車便快速向前駛去。

蔡琰的車減震是做得很好的,一般情況下仍能保持平穩,而阿蒙定是看到劉豹太高興,於是先拉馬再揚鞭,完全忘記後面還坐著未來的老婆和老婆的主子。蔡琰看素兒氣白的小臉,不禁忍俊不住。這才是小女孩該有的心態,自己畢竟兩世為人,再如何調整也學不來。

「小子,你真是,到別人家當車伕還這麼高興?」車穩穩地停了下來,劉豹調侃的聲音在車外響起。

「劉先生好,阿蒙哪是做車伕高興,明明是看到他的少主高興得把後頭的人都忘了才是。」素兒不待阿蒙開口,已經跳下了車,看也不看阿蒙,給劉豹施了一禮。

阿蒙再傻也知道素兒剛剛強調了一下「他的少主」的含意,馬上蔫了下來。

劉豹哈哈大笑起來,「小倆口這是去哪?你們小姐怎麼肯讓你們出來逛逛?」

「看來琰兒要檢討了,讓劉先生誤以為琰兒是個刻薄之人。」蔡琰在車裡悠然自得地接了一句。

劉豹更是旁若無人地大笑起來,「就知道妳在裡面,不然他們自己就手牽手出來了,幹嘛還套車?怎麼想到出來走走?」

蔡琰打開了車窗,看看車外,還好不是在鬧市之中,不然,他這笑法,想不被人側目都不成啊。微微一頷首,「劉先生好!」

「逼我叫妳衛夫人?」劉豹牽著馬白了她一眼,「出來做什麼?」

「我婆婆來了,去看看。」

「哦,看來董祀沒告訴妳。倒還算是個君子,沒拿這個來跟妳討好。衛家來了好些日子了,開了兩個鋪子,董祀還幫著買了一些,正在蓋作坊。」劉豹多聰明啊,馬上理會蔡琰話後的含意,順口幫董祀說上兩句好話,只是他毒舌慣了,聽著怎麼也不像是在誇人。

蔡琰也習慣了,笑了笑,想想,「劉先生,現在匈奴由誰主事?」

「這話問的!」劉豹又白了她一眼,主事者當然是自己的父親,只是鞭長莫及罷了,但也知道蔡琰在問什麼,還是回了話,「由長者會!各部自治,有事時,長老會召集各部小單于共同商議。」

蔡琰明白相當於聯合政府,想了一下,「那麼如今老單于在漢地,長老會是不是會箝制各部,不向中原進犯?」

「妳是想問,我父親在這兒,他們敢不敢到漢地來打草穀?」

「打草穀?」蔡琰聽著有點耳熟,好像在哪聽過,是《遼史》還是什麼,難不成遊牧民族都這德性?

「妳沒去過草原,草原裡入冬後,糧食什麼就會緊缺,而男人們橫豎沒事,出來搶點東西,帶點女人回去,一來練兵,二來減少內部矛盾。」劉豹表情平淡,似乎覺得沒什麼大不了。

蔡琰皺皺眉,這人怎麼可以把搶劫說得這麼理所當然?還冠冕堂皇地說是打草穀。

劉豹笑了笑,也不想解釋,他們有各自的立場,若是她也生在草原,自然不會這麼想。總不能讓家人在寒冬中餓死吧?出來了,把口糧留給家裡的老人孩子,自己出去還能為家裡創造財富,何樂而不為?

「您沒回答琰的問題。」蔡琰決定不談道德,追問著先前的問題。

「這不好回答,即使我父親在匈奴也阻止不了,我們也有百姓,他們也要活著。」

蔡琰沉默了,輕輕地放下窗,也就是說,即使老單于在這裡,該做什麼,他們還是會繼續做,但想來老單于在陳留的話,此處應該是安全的。

素兒看到車窗放下了,便向劉豹施了一禮,上車。阿蒙無奈地給劉豹做了個手勢,便上車離開了。

留下納悶的劉豹,這丫頭沒事問這個做什麼?難不成長安的騷亂,已經傳到蔡琰的耳中?繼而擔憂陳留?這女人沒事為千里之外的事亂操什麼心?也是,她家的書不是還在長安嘛!要追上去告訴他們,匈奴沒幾個人認字,不會要他們的書嗎?想想還是算了,雖然知道匈奴不會搶那個,可是卻難說不破壞,萬一真的燒了,她更恨。摸摸鼻子,回家了。

董祀已經在蔡府了,他來送些山產和書,蔡琰雖還帶著她的羊皮書,但想到她應該還是會想看看新的書籍,於是也派人四處收集。

「去衛家了?」他扶蔡琰下車,似無意地說道。剛進去拜見蔡夫人時,蔡夫人有跟他說過。

「嗯,謝謝你,婆婆他們很感謝你。」蔡琰笑笑,淡然說道。

「八師兄不在了,照顧長輩也是子侄的責任。」董祀卻迴避了,但臉色上看,對於蔡琰還是稱衛夫人婆婆頗有些不自在。

蔡琰笑笑,「還是要謝謝你,雖然離開衛家,但婆婆她們仍是琰的親人,常會時時的關切,只是我卻無能為力。」

董祀就更不舒服了,蔡琰還當自己是衛家的人,那麼自己算什麼。或者說,蔡琰故意這麼說,讓自己放棄?不禁側頭看了她一眼,而她卻沒看他,靜靜地向前走著。

「衛夫人好嗎?我好些日子沒去看他們了。」向前追了一步。

「還不錯,和婆婆聊了聊,我心情好多了。」蔡琰微笑了一下。

董祀狐疑地看著蔡琰,衛夫人不會說自己什麼吧?想想又搖搖頭,自己當時請他們搬到陳留時,真沒別的心思。但在路上卻不禁想到,也許蔡琰知道自己這麼做了,會感到高興的。可是為什麼他又有些後悔了?蔡琰不會誤會吧?認為自己只是想用人情逼迫於她。

「那個,琰兒,我當時真的只是希望……」董祀試圖解釋。

「我知道!所以真心地謝謝你。」

「可是……」董祀還是覺得蔡琰的神情有些怪異。

「小姐,衛家送來的東西已經都整理好了。」剛進自己小院,小丫頭就跳了出來,跟著素兒好些日子了,素兒慢慢地在放手讓她獨立做些事。

「謝謝妳。」蔡琰並不關心這些,那些東西雖是仲道收集來的,可是他並不執著一定要蔡琰將東西留在身邊。

董祀卻不這樣想,忙拉著蔡琰去了書房,幾把琴都掛在牆上。而蔡琰帶回的那把,一直放在自己的臥室裡。

「妳怎麼把這琴扔在衛家?」董祀早就想問了,此時正是時候。

蔡琰愣了一下,看著那把「求凰」,想了想,看向跟著進來的素兒,「咱們沒有帶它回來?」

素兒也愣了一下,好一會兒才想起來,「哦,這把琴放在後面的庫房裡,當時小姐走得急,我們收拾東西時,一下子就給忘記了。」

蔡琰點點頭,當時覺得琴不順手,就讓素兒收了,後來也沒再提及,想想倒是有些對不起董祀了,「對不起,這琴真的很好,只是你把琴弦弄得太緊了。」

「調鬆不就行了?」董祀急了。

「是啊。不過,一下子來了這麼多琴,暫時也懶得再弄了。」蔡琰笑著指指上面那一排。

董祀瞟了一眼,只覺惱怒,仲道沒事找這麼多琴幹什麼?但想想又覺得有些無力,原來蔡琰心裡真的沒有他,如果有的話,仲道就算找再多的琴,蔡琰也不會忘記自己為她做的這一把。一時間,又失魂落魄了。

 

蔡琰無趣的寡居生涯裡倒也發生過一些有趣的事,比方當年由吳地遷居長安途上,曾在羊老大口中聽過的採花大盜竟然真的摸上門來,讓阿蒙教訓了一頓。還因此見到所謂的遊俠,怎麼也想不到傳聞中的遊俠風一一原來是女中豪傑。之後的日子裡,蔡琰還時不時想起這件事。

陳留的生活非常之平靜,每隔十天,雖然不知道蔡琰為什麼對戰亂感興趣,但董祀都會把外面發生的戰事彙總給蔡琰看,蔡琰默默地在戰報中思索退路。

曹操在初平三年成功收服三十萬黃巾軍,組建了史上著名的青州軍,次年進軍徐州,但苦於彈盡糧絕,無功而返;初平五年,曹操做了充足準備後,一舉擊敗徐州牧陶謙,一直打到東海。此時也就代表曹操有了與北方袁紹一決雌雄的本錢。

那是不是說,中原大戰在即?蔡琰一面對照著自己記得的歷史,一面惶惑不安地發現自己根本記不全;於是也不知道事態到底是不是照著她所知的史實發展,每天只能茫然不知所措地等待明天的來臨。

「小姐,董少爺來了,他要去曹大人那兒了,這些日子不在陳留,特地留下了四十個家將來了。」素兒收拾了床鋪,邊輕聲跟自己梳頭的蔡琰絮叨著。

她也是沒話找話,昨兒董祀來吃晚飯,今天的行程蔡琰早就知道了,只是想到仲道的三週年已經過了,眼看著老爺的孝期也要到了,她跟阿蒙離開蔡家的日子越來越近。越是這時,她越希望蔡琰能認真地考慮一下董祀,誰能比董祀對蔡琰更好。

蔡琰只能默默地聽,回陳留快三年了,董祀一如既往地照顧著她們,只要他不在陳留,便必會留下充足的人手,以防不測。蔡琰非常感激,可是卻覺得越來越有罪惡感。

之前還聽說夏候家有意與董祀提親,曹操自然樂見其成,夏侯家也是曹家最忠實的追隨者之一。曹操和董祀雖名為義兄弟,其實這幾年她也看明白了,在曹操心裡,是把董祀視如親子,當然希望他能覓得如花美眷。有了曹操的支持,董祀應該不敢拒絕吧?

原本聽到這個消息,她心裡多少輕鬆了一些。如果董祀娶了夏侯家的小姐,就表示這個平行世界不會事事照著她知道的流程走。奈何也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最後與夏侯小姐訂親的竟然變成衛家的季平。

事後蔡琰去看衛夫人才知道,董祀知道夏侯家的打算之後,去相親時帶了季平。季平當時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邊應付長輩,一邊小心看顧董祀,從河東出來後,季平真把董祀當哥哥一樣尊敬,自然怕他得罪人,也怕他喝醉傷身子。這一切卻讓躲在簾後的小姐覺得季平性子更加厚道可親。

可是夏侯家怎麼肯讓女兒嫁入商家?

董祀知道了也沒說什麼,直接去司馬大人那兒給季平要了個校尉的閒差。

夏侯家這才明白,董祀是故意的,心裡雖然不滿,可是也知道他和曹操的關係,最終也就算了。一方面讓女兒如願,一方面讓董祀承情,最後也就順水推舟地應允了婚事,等季平過了孝期便可成親。

衛老爺走得比蔡邕還早,所以前陣子季平便快樂地娶回了美嬌娘。衛家一掃沉寂三年的陰霾,蔡琰遠遠看著衛家披紅掛綠,便默默離開了。衛家真的走出了低谷,甚至慢慢走向了改換門第的目標。

「小姐!」

「阿蒙有沒說什麼時候帶妳回劉家?」蔡琰放下梳子,換了一個話題。阿蒙已經回劉豹那兒了,但不知道兩人是怎麼說的,素兒自己卻留下了,她這一段時間也忙,竟然忘記問。

「反正又不著急,在劉家跟在這兒有什麼區別?」素兒過來給蔡琰梳頭。

「妳不急,人家急!阿蒙在咱家三年了,劉家那兒還有事呢!把妳多留這些日子,只怕劉豹都煩了,要說我不守信用。」蔡琰想到劉豹暴跳如雷的樣子就覺得好笑,這三年多阿蒙真的幫了大忙,也幫蔡家訓練了自己的家將,想想都覺得對阿蒙有些不好意思。

「有什麼可急的?我跟他說好,等老爺忌日過了再說。」素兒惡狠狠地說道,看來她真的把阿蒙捏得死死的。

「嗯!」蔡琰點點頭,父親週年忌日也快到了。上個月起就由各地傳來消息,故舊知交要過來參加父親的週年忌,這些日子她一直在忙這個,素兒一時間還真離不開。

蔡琰看著銅鏡中模糊的影像,似無意地說道,「過會兒,董少爺會來先把一些行李,送到泰山大小姐家!」

「為何?大小姐此時正要回來,您和夫人再一起跟大姑爺和大小姐一起過去不好嗎?」蔡琰和蔡夫人已經決定,等蔡邕的週年忌之後,便搬往泰山,羊老大在那邊也預備好了宅子。

「先送走吧,到時又是孩子又是行李,怪麻煩的。」蔡琰淡然地解釋了一下,素兒似懂非懂的,但小姐這麼說了,那就是吧。

蔡琰自然不能說,誰知道戰爭什麼時候會打過來?他們不會因為是蔡邕忌日就不打仗,先送一批東西出去,免得到時人多口雜大箱小籠,家將顧不來。

蔡夫人已經收拾好了,昨天董祀來說曹操讓他過去,蔡琰便已想到讓董祀來護送最安全。董祀本不樂意,這就表明蔡琰決意搬走,不留在陳留是不是另一個拒絕他的暗示?但想到蔡夫人便只能答應。蔡夫人這三年一定很想蔡圭和孩子們,跟大女兒和外孫們一起生活,應該是她所願的吧。

外頭還是那輛有夾層的馬車,蔡夫人的身家就在裡面,董祀明白蔡夫人現在無比地信任自己,也知道蔡夫人比任何人都希望由自己來照顧蔡琰,想想這幾年,蔡琰除了去衛家之外,真的足不出戶,陳留也沒人敢向蔡琰提親,也許此時分開一段時日,蔡琰就能知道自己的好?

裝好車,跟蔡夫人和蔡琰拱拱手,默默地押車離去。沒了這些身外之物,將來真打起來,由家將們護送她們母女幾個逃跑,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

蔡邕忌日沒到,劉豹的爹卻突然去世了。接到消息,蔡琰忙讓素兒收拾了她自己的東西,一起趕到劉府。劉豹總在自己最危險、最困難時來幫助自己。此時他父親不在了,她雖然幫不上什麼忙,可怎麼也得表示一下關切。

卻不想劉豹竟然沒有準備靈堂,大堂內只是孤零零地停了一口大大的木棺,棺材很大是為了放石灰,把石灰鋪在棺底,用黃麻包住,老單于安詳地躺在裡面,穿著他們民族的龍袍,蔡琰這才想到,這還是自己第一次來劉府,第一次見到老單于本人。

「這幾天就送回去?」蔡琰也辦過喪禮,一看棺材底那厚厚的石灰層,便知劉豹沒打算在漢地安葬父親,要把老爺子的屍體運回匈奴。

「總不能讓他流落異國他鄉吧。」劉豹沒換上孝服,神情惱怒。

蔡琰沒有生氣,認識這些年了,雖然劉豹一直表現得又壞又不講理,可不知怎麼著,她還是覺得劉豹是她的朋友。此時劉豹失去了留在中原的理由,這個理由卻來得這麼殘酷,此時劉豹的惱怒在蔡琰看來是情有可原的。

劉豹屬於南匈奴,受漢化較深,但他畢竟不是漢人,有自己的喪葬風俗,更何況,就算是中原人也講究落葉歸根,老單于這輩子也夠可憐的,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我把素兒給你帶來了,她的賣身契我燒了,請好好對她。」蔡琰來之前便已經想到,老單于死了,這裡沒有可讓劉豹留念的了,自然得讓素兒跟著他們離開。

「過幾天老大人的忌日,我可能幫不上忙,他們都在收拾。再說,陳留太守也不知道會不會讓我們離開。」劉豹有些鬱悶,難得看蔡琰這麼好脾氣,他仍舊開心不起來。

「謝謝你!」蔡琰微笑,和董祀之間越來越無法這麼輕鬆地交談,沒想到卻和當年那麼討厭的劉豹結成朋友,人與人之間的緣分真是奇怪。

 

創作者介紹

未來書城的部落格

未來書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